2020-02-14 16:24:11

对习不再幻想 川普抗中国力不从心 美中全面对抗

江普政府19天宣布,拿美国国防和国安全战略重点,打反恐转向抗衡中国、俄罗斯。当天,美国贸易代表宣称,美国政府过去被中国在世贸组织的支配是不对的。美国政府不仅表态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江普总统最近被访也意味着,以于市及“重罚”华。这些举措像川普政府之组合拳,表明对中华新政策延宕一年后,到底成形,“合作”基调渐式微,为“对阵”基调取代,美遭期间全面对抗在所难免,唯独美国未必有决定性战略工具,而遏制中国。

江普大选中,即使对前任欧巴马总统同布什总理对中华实施“战略稳定”政策颇多微辞,连誓言将彻底推翻。环川普身边的幕僚,都是看好对中华强硬的鹰派。打川普上任前夕踩北京红线,同蔡英文总理通电话,哪怕已显露端倪。独自是新兴首都成功有利用“率先女婿”库许纳私人关系打通川普,于他深信中国可以北韩问题及帮助美国,江普对中国的有力政策才引要非作。

可是,江普把对中华战略押宝在北韩问题及,可谓最大失策。华明知北韩核问题及帮不了美国,为无会帮助美国,从而作这承诺,凡巴美遭涉及就在江河普任外恶化,为使拖过2017年,以免干扰去年10月召开的共19怪。

江普下决心改变对中华政策,证明他曾彻底抛掉对习近平之寄望或幻想。新政策基于一个判断,哪怕:布什朝同欧巴马政府希望通过赞助中国经济发展,促使中国走向民主,朝西方靠拢的大力就宣布失败。华在美国支持下,经济猛进发展,仍平价购买力计算,华GDP于2014年已越美国,唯独政治上不仅没民主,相反在习近平执政时代更专制;国力强盛的华夏,非但不成美国战略伙伴,相反成挑战美国利益之竞争对手。

实在,小布什走马上任的初,为已定位中国也竞争对手。2001年4月1天,美遭产生南海撞机事件,重新要之前半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而跌入低谷的少数国关系,雪上加霜。唯独2001年九历恐袭爆发, 布什朝决定将大地战略至关重要转入反恐,华抓住战略时向美国“输诚”,代表全力支持美国反恐,之所以换取美国不再阻挡中国在世贸组织(WTO)。同年12月,华正式成为WTO成员国。

17年后川普朝发现,华表态支持美国反恐,即使如过去同年来,华允诺支持美国约束北韩一样,都只是拖延战术。华恰恰利用美国专心反恐,连受中国在世贸的重中之重战略时期,再有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飞扩大国力,打美国的“战略伙伴”成为“战略竞争对手”。

今江普政府又拿美国战略重点从反恐,转折大国博弈,对阵中国、俄罗斯日增的挑战,与中俄对世界秩序和规则的“修正主义”同威权治理模式,确实将针对世界格局发生重要影响。倘真能像白宫国安顾问麦马斯特所云,据此能维护美国国土,推美国繁荣与经济安全,建设再度强、重新有力的武装,推美国国际影响力,当善莫大焉。唯独自川普主政后实行一系列“美国优先”政策,国际观感欠佳,于这大势下,美国要跟面临、俄全面对抗,莫不力不从心。

第一,美国就发表承认耶路撒冷也以色列首都,犯多数中东穆斯林国家后,江普又因未十分措词“生三滥”国,振奋中美洲与非洲国家公愤,一直威胁美国全球领导力。江普对北约组织(NATO)怨天尤人,而之西方民主国家二战后协力打造的联盟秩序,恰如履薄冰。于亚洲,江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为要他诉求的对峙中国“随便和开放的印太区域”战略,成无源的道。

从,江普政府国防战略与国安战略,还得巨大颇资源以及足资金支持,只要美国政府自20天起关门之原由有,幸好国会难以批准川普大幅增加国防经费。国防部长马提斯甚至说,预算控制法案以及短期法案,针对美军战力的熏陶,跳战场上的大敌。

先后三,美遭经济差距在缩小,而美国要跟中国在经济及博弈,还是打一集交易战,进而难得心应手。华经济总量渐接近美国,年增长率明显比美国大,2020年中国GDP起时超过美国。只要两国经贸关系密切,江普政府虽要跟中国从贸易战,为不得不是“微创式手术”,点到为止,圆贸易战两边谁还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