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边的最后一抹昏黄被丝丝抽去,夜幕便再一次悄无声息地降临大地,一辆客车摇摇晃晃的停下,下来了一对年轻男女。

  走在去往小院路上,摇着蒲扇的老人们、嬉闹的幼儿们见到喜子与他对象都善意的打趣几句。

  回到熟悉的环境,与羞涩紧张的龚小雅不同,喜子一路上走走停停地与人打招呼、寒暄几句,才进张国庆那个院子,客厅内正传来一阵欢呼笑声。

  听着声音,喜子露出笑容,提醒了一句,“明天是周末,应该是大家特意都过来陪我爷奶。”

  “你们家真温馨。”

  “以后你也会成为里面一员,会有你梦寐以求的弟弟妹妹们。你还没见过我小叔家的三个弟弟,长得更好又乖巧。”

  “我看过照片了……”

  “嘘,我们先进去。”喜子加快脚步迈进客厅,一见全家人围着长辈而坐,笑道“我没来迟吧?”

  张母率先招了招手,“小雅了,快来奶奶这边坐。你们怎么这么晚还回来,遇上有车吗?吃了没?”

  龚小雅一边跟大家打招呼,一边朝张母摇了摇头,“吃了才上车,奶奶你不用忙了。爷爷,我给你带酒了,要不要跟叔叔们喝一杯?”

  张爹看了她一眼,笑眯眯地说道“下次过来别破费。家里父母好吧?”

  “好着呢,我爸妈还让我代他们向你们问好。”

  “嗯,让他们有空过来玩。”

  喜子拍了拍张子文肩膀,“刚才说什么这么热闹?”

  张子文往长凳子上靠里挪了挪,让他入座,“没什么,就听姥爷讲古、讲笑话。最近省城气氛如何?”

  喜子摇了摇头,“我在厂里很少上街,感觉没多大区别。”

  张子文不赞同地瞥了他一眼。最近这么大的事情发生,连报纸上都登了好久,怎么就不不能上点心。

  大家之下才有小家,如今时局动荡,一个不好就会有烧身之祸,尤其他老舅就处于风波中。

  张子文张了张嘴又闭上,有些话不适合自己出口,说多了还以为自己不知量力去指点他一个大学生。

  “怎么啦?”

  张子文看向前面各自交谈的长辈们,摇了摇头,“明晚回去?”

  “明天下午就走,迟了送她回去不方便。”

  她指的是谁?张子文了然地点点头。毕竟还没领证,处在一个屋檐下不好,这也就是他姥爷这房间多。

  “你那位呢?”

  “今晚在单位值班。”

  喜子瞧了瞧与张母她们一起闲聊的龚小雅,微微推了推张子文,悄声说道“一起上厕所。”

  张子文失笑地斜了他一眼。这么多年了还改不了这蹩借口。

  前面张爹虽然一直听着儿子女婿交谈,可他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大孙子身上。尤其想到前段时间与大儿子商定好的事情,今晚还得趁着他回来好好聊聊。

  见他们表兄弟先后离开,他眼神一闪,瞟了眼谦和的大女婿,暗自感叹,真是傻人有傻福。

  与龚小雅相比,他更喜欢大外孙媳妇毛明慧。

  先不说两家都在县城知根知底,那孩子又和大外孙是同事,就这姓,多好!还有中间的“明”多称他老张家孙辈。可惜了……

  龚家这丫头不是不好,性子直,为人也大气,唯一一点太没心机。对于当了婆婆的大儿媳妇是好事,可对将来的孩子不是好事啊。

  有了平安三兄弟一对比,张爹是越发觉得这娶媳妇非常重要,就如他老儿子说的什么遗传基因。

  可又如何呢?

  孩子中意了就娶呗。他就不信大孙子会没考虑到这一点,他就想不通这孩子为啥非不要长的漂亮家世又好的小姑娘?

  要是张母听到,她一定会说,还不是你一直强调孩子们要孝顺父母,她可怜的大孙子会考虑到他那个不着调的娘?

  随后张爹看了一眼大儿媳妇拉着她那还没进门的儿媳妇笑成一朵花,暗自摇了摇头。算了,算了,家和万事兴。

  唠嗑了一会,张爹挥挥手让孩子们各回各家早点休息,而自己也使眼色喊出大孙子,背着双手往外溜达。

  喜子见状连忙跟上。

  祖孙俩人沿着小区避开行人,慢慢地往大马路前往。

  “爷?”

  张爹正琢磨该怎么说,思绪被他一打断笑道“喊啥,陪我走走,你那小媳妇有你奶在,甭担心。”

  喜子抓了抓头,“嘿嘿,我不是这个意思。爷你想说什么就说呗,我是你亲孙子,又不是外人。”

  “哎呀,就是亲孙子才有些话不好说。这日子过得贼快,你都要成家了。”

  喜子琢磨了琢磨他话里的意思,小心翼翼地问道“爷,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说我改。”

  张爹摇了摇头,“还有几个月就办喜事,你跟你爹商量了没?”

  喜子一听这话就领悟了,他笑道,“商量啥?我爹说听你的,我呢,听我爹的,这最后还得你拍板。”

  “龚家他们怎么说?”

  喜子顿了顿,“他们总是想风风光光地嫁女儿。”

  张爹“哦”了一声,再也不吭声。

  喜子心思一紧,立即说道“不过小雅很听我的话。我跟她提了一句子文他们不打算大办婚礼,她也觉得越简单越好。”

  张爹暗自摇了摇头。瞧瞧,还没娶到手就开始给女方添脸。这没脸没皮的倒是随他二叔,当初老二可不是为了他媳妇说了好多好话。

  既然这傻小子这么说了,张爹瞧了瞧天色也不打算兜圈子,“那就怎么简单怎么来,太铺张是惹眼了。”

  “行,我听你的。”

  张爹好笑地看了他一眼,“那你这段时间好好琢磨,计划书写好了给我瞧瞧,再找你爹坐下来咱们好好商量。”

  “爷,你的意思,我来安排?”

  “当然,你这么大的人了,自己婚礼要怎么操办还能搞不掂?我又不用你出人手,你就动动笔。”

  喜子闻言一怔,这不等于是好是坏都得自己主张?他好像有些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爷爷真是越来越狡猾。

  张爹见他露出笑容,笑道“懂了?”

  “嘿嘿,有一点。”

  “爷爷教你一招,你把自己当成你小叔,想想要是换成是他,现在的局势,他会如何做,那就对了。”

  “哈哈哈……那我还不如找平安,我小叔这会要是娶我小婶,还不得一个劲得喜欢往大里闹腾。”

  闻言,张爹。

  这也就是孙子,换成儿子,他早就一脚踢过去。还笑话他小叔?要是学会三分他老儿子的本事都够他一辈子不愁。

  唉……儿孙自有儿孙福,能从自己的话里领悟多少就看他的造化。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