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玄幻奇幻 > 战国我为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时机到了(求订阅)
  周如同一听,顿时大喜,拍手道:“好,好,好,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廉颇是谁,那是他们赵国的国柱啊!廉颇一出马,燕相就被斩杀,燕军进攻大军大败,只要廉颇将军一来,别说燕军一定不敢进攻下都城,就连其余四城也想要收复城池,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默尘则心里暗道:“总算出结果了,时机到了,接下来他要实行自己的收编计划了。”

  其实默尘一直在等,一直在拖,就是等这个结果,现在结果终于到来,一切都朝好的的事态发展。

  其他人是议论纷纷,没想到他们这些小小人物居然会可以看见传闻的大人物,一个个激动不已。

  黄成忠看了看兴奋的人,敲了敲桌子,笑道:“好了,大家安静点,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问消息,我决定把它公布出来,这样下都城全部百姓,士兵一定会受到鼓舞的,不过既然我们知道消息,燕军那边想必也不例外,大家要注意警戒,就这几天了,一定不能掉以轻心,让燕军有机可乘。”

  会议结束后,默尘居然没有留下来,再去找自己心上人黄秋萍幽会,而是随一干人等出了县尉府,让孟铳等人一片吃惊。

  孟铳上前一步道:“喂,老默,不用去找你的小情人幽会了?”

  其他几个营队长一听也是一脸好奇靠了上来,要知道,他们可是找了好几次默尘去喝酒了,可默尘这个家伙老是赖在县尉府不肯走,拉都拉不走啊!让他们大感无奈,可现在默尘居然自己主动走出县尉府,真是让他们吃惊啊!他们也很想知道怎么回事。

  默尘没回答,反问道:“嘿嘿,听说哥几个这段时间一直在招兵买马,不知道招了多少人啊?”

  一听默尘的问话,几人都是如同吃了苍蝇一般,满脸郁闷。

  孟铳叹了口气道:“老默,你没出来你不知道啊!我们出来征兵,围观的人虽然多,但一问响银,一问升迁就全走了,可我们也没办法啊!我们都只是一个小营队长,下面就现在多了个小队长的职务,哪来的升迁之路啊!忙活了那么久,就收了两个人,而且还是无家可归的,也不想想刚发生不久的战争,没人当兵怎么保护家人。”

  杜天也是一脸郁闷,道:“你就知足了吧!起码你还收了两个人,遢玛的,老子在哪里吼,喉咙都发干了,一个兵都没招到,我更郁闷,当兵就要钱,就要权吗?去宰杀那些山贼土匪多爽,等回去的时候,一定要让赵义将军多给点职务,就算不给职务,也要多加军饷,这样招兵一定会好多了。”

  默尘一阵无语啊!这个家伙还想着赵义哪个家伙,难道他不知道他们这一帮人是抛弃赵义来到下都城的吗?还想回去,人家不弄个违抗军令把他们这般人砍了就算不错了。

  一开始默尘还是蛮担心王朝追究下来的,不过现在他不担心了,再怎么说他们击溃了燕军,守住了下都,不说加官进爵吧!但这么说也会功过相抵,弄不好,他们这些人还可以得到些赏赐也不一定。

  默尘看来一遍这几个跟自己来的兄弟,一个个满脸丧气样,顿时就知道他们的情况也差不多。

  “难道下都城百姓都不愿意当兵?”默尘疑惑道。

  “噢,那倒不是,黄县尉也派人出来征兵了,那场面实在是太火爆了,我们这些人面前冷冷清清的,连拉带拽都没有用,而黄县尉那里,牌子就往那里一放,就人山人海,不到三天的功夫,居然已经比他们以前的人还多,当然战斗力是没有以前强的了,不过即使这样,也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啊!”

  默尘想想也就了然了,毕竟县尉府是下都城的县尉府,招的兵也只是守卫下都城,不用去爬山涉水,也不用四处奔波,还有响银拿,这些下都城百姓当然会如何选择,这都不用去问了。

  江风他们心里好苦啊!其实那军饷不是他们不想给多,但他们是剿匪军,不被真正的军队承认,更没有王朝会发他们军饷,他们就是无根之水,一直徘徊在赵国境内,那里有本地无法解决的强盗山贼,他们就会去哪里,那也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本来经过那么长时间剿匪,他们缴获的钱财也不少,但奈何被赵义全部带走了,现在他们还是靠周如同和黄成忠两位大人救济,那里还有钱财发什么军饷啊!

  默尘早已经知道是这种情况,所以他才会老老实实的,没钱还想招兵,招的到才怪。

  “艾,老默,你还没有说你要干嘛去呢?”孟铳回过神道。

  默尘淡淡道:“你们的营队个个都是八九十人,而我的营队,加上我才四十多人,缺员那么多,当然是去补充人员了。”

  孟铳等人一听,顿时如同看傻子似的看着默尘,难道他们刚才说的不够清楚吗?怎么这个家伙还想着去招兵!这不是白费力气吗?要知道他们现在已经放弃了。

  “咳咳”

  江风咳嗽几声,语重心长道:“老默啊!我们都知道你在下都城的威望比我们高,也更深受下都城百姓的敬佩,但我劝你还是算了吧!这下都城百姓啊!都不愿意跟着我们这些没前途的,就算你去也不一定会买账。”

  其他几个营队长都是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他们这些人,下都城百姓也很尊敬啊!但就没有人愿意跟着他们过背井离乡还没有钱的日子,就算默尘,他们也觉得好不到那去。

  默尘神秘一笑,道:“谁说我招的是下都城百姓啊?”

  “啊~”

  一众人不明所以 这在下都城不招下都城百姓,那招谁啊?

  “你们还记得我在下都城俘虏的那两百多的燕军吗?”默尘笑道。

  众人一惊,瞬间就明白了默尘的想法,不过就是明白,他们才如此惊讶!他们是谁?他们是赵军,而对方是燕军,而且还打了一场大仗,双方伤亡人数数万,这,招燕军,这个想法太疯狂了。

  他们一开始以为默尘留下这些燕军士兵,只是教上去,或者当奴隶卖掉,毕竟这个时代,战争一发生,被俘虏最好结果只有当奴隶,被卖到矿区,去采矿,不然只有处死,当然像乐间这种大级别的人物就难说了。

  孟铳咽了咽口水,只觉得自己喉咙发干,道:“老默啊!你可不要乱来啊!他们是燕军,你去招揽他们,他们会真心实意跟着你干吗?就算真心实意,可下都城百姓呢?他们会同意吗?我看还是等援军到来一起交给人家算了。”

  默尘摇摇头道:“这个不用担心,我会让这些燕军死心塌地跟着我的,还有下都城这里也不用担心,我们不是本地军队,这下都城只是我们一个暂时的驿站,迟早我们是要离开的,也就不用去在意他们的想法了。”

  默尘抬头看了在场的人露出一丝微笑道:“你们不是也要招人吗?现在两百多的燕军,你们要不要也挑上几个补充营队?这些可是燕军的精锐啊!根本不用训练就可以直接充当正规军的。”

  几人被默尘说的心中痒痒的,对默尘的提议可是非常意动,可是想到这两百多人的身份,又连忙摇头。开玩笑,虽然那些士兵是精锐,但那也是燕军精锐啊!要是自己带着,这些人突然发难,那可是灾难啊!

  “没见识,那么好的士兵都不要,以后别哭着说我不给你们。”默尘一脸鄙视道。

  “呵呵,默兄看上的人,我们做兄弟的怎么好意思要啊!”孟铳裙子不夺人所好的模样。

  “对对对,老孟说的对啊!”杜天等人也连连点头道,一副很仗义的模样。

  “可是默兄啊!燕军有两百人,你那几十个士兵虽然个个身手不凡,如何压制这些燕军啊!而且那么多人,难保没有燕国的死忠,你全收了,似乎这不太安全,这万一那些燕军有什么举动,只怕。”江风有些担忧道。

  默尘当然知道江风说的是什么,如果他有数百身经百战的士兵,那倒不用担心这个,那些燕军决不敢有二心,但奈何他没人啊!他虽然对胖虎等人很有信心灭掉这些燕军,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两百多燕军围攻几十人,就算他们再厉害,那也会有伤亡,这不是他想要的,不过他早已经有了这一层考虑了。

  “你以为我放任他们这几天是干嘛的?”默尘笑道。默尘相信经过这么长的时间,那些死忠和心怀不轨的人必定会频繁活动,而他早已经安排好人暗中观察,相信现在已经有不错的成果了。

  众人虽然不知道默尘怎么安排的,但看他信心满满的样子,也不多说什么了。

  默尘抱拳客气道:“各位兄弟,接下来兄弟我还请各位帮个忙,借我点东西。”

  “那么客气干嘛,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我们有的,别说借,直接给你都不成问题。”孟铳大气道。

  “是啊!老默,咱们是什么关系,还跟我们客气啥,要什么尽管说。”其他几人也附和道。

  “嗯,你们一定有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只是想要些人。”默尘淡淡道。

  孟铳本来还一副豪爽的模样,瞬间被惊的差点被自己一口口水给呛死,拼命咳嗽几下,这才缓过来,有些不确定道:“要人?”

  “嗯,没错,你们也知道我那里人数太少了,不足以对那些燕军形成威慑力。”默尘肯定道。

  听到默尘肯定的话,孟铳如同得了便秘一般,他以为默尘说借什么,但他能有什么,所以非常大气说直接给,但默尘居然要的是人,这人他们是比默尘多,但那是人可不是东西啊!这人他们也缺啊!

  其他几个营队长恨不得上前揍孟铳一顿,什么都没听完就直接说给,现在好了,默尘要的是人,这人要是让出去,哪他们带什么啊!给还是不给,这给了自己可就没人了,不给也不行啊!只能祈祷默尘人数不要太多,更暗骂孟铳一百遍,他们完全忘记,自己也是大气的同意了。

  默尘看着这一群正在做思想斗争的人,是一阵好笑,道:“放心,不是要你们的人,是借,过几天就还给你们,不知道你们的人能否抽出来?”

  听到默尘说不要,这几人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调挥下就行。

  江风想都不想道:“黄县尉的新兵已经训练了五天了,现在燕军也窝在周边四城,没有出兵的迹象,而且援军还有几天就到了,让这些新兵取代我们防守下都城的城防已经没有问题了,人可以随时抽出来。”

  默尘大喜,道:“很好,那劳烦哥几个,每个营队给我先借四十人给我。”

  虽然每个营队四十人,已经差不多相当于现在他们营队的一半人手了,但他们非常爽快答应了,毕竟只是借用一段时间而已,这没什么,同时暗中松了口气,还好默尘说是借,要是说要,那自己话已经说出口,这反悔的事,他们可做不出来,更何况那人还是默尘。

  “老默,这人什么时候要?”杜天道。

  “就今晚吧!”默尘想了想道。

  “好,没问题,我们这就去召集人手。”叶南道。

  “那默尘多谢哥几个了。”默尘抱拳道。

  “那里的话,都是兄弟。”孟铳道。

  夜幕降临,第十营队临时驻地,两百多的燕军士兵从一开始就惊慌,不安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一个个躺在草堆上享受着这安静的夜晚,开始了他们一天之中最美好的时候,做美梦,他们在这里呆了很久,没有一个地位大点的人物来看过他们,询问过他们,就这样把他们晾在这里,不过他们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起码现在他们还是俘虏,不是奴隶,他们可是清楚的知道,被俘虏的命运会是怎么样,可他们没有办法,在当时的情况,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他们不得不投降,毕竟活着才有希望。

  在草丛里最好的位置,一个青年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枯草,看着牢房外,牢房外就六个手持长刀,身穿盔甲的士兵,他已经看来很久,那些士兵就如同木雕一般一动不动,一脸冰冷,还散发淡淡的煞气,这个青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盯着牢房之外。而那么大块地方就他一个人,其他地方的士兵都是挤在一起,可见这个青年在士兵中身份不一般。

  一个燕军士兵靠前上来,小声道:“头,怎么还不睡啊?”

  那名嘴里叼着枯草的青年,小声道:“我在想怎么才可以逃出去。”

  “啊!头,这个能行吗?”那名燕军士兵偷偷看了一眼牢房外那六个如同雕像一般的士兵,咽了咽口水,小声道,他可是领教过这些士兵的厉害的。

  在攻城的时候,这些士兵人数不多,但却杀了不知道多少他们的同伴,特别是那些手拿白刃刀的,人数更是少,但却更猛的不像话,他清楚记得,他和十几个同伴围攻一个手持白刃长刀的士兵,按道理说应该是片刻就可以斩杀了,毕竟人数的优势实在是太悬殊了,可事实偏偏相反,他们一接触就被对方一刀杀了两个同伴,接着就是一边倒的屠杀,现在想想都觉得冷汗直冒。

  虽然他们现在还有两百多人,但都被人家关起来了,要武器没武器,要盔甲没盔甲,而且外面守卫的还是那些恐怖拿着白刃长刀的士兵,而且还有六个。

  如果只是六个也就罢了,还可以冒险一试,毕竟他们是逃,不用和这些恐怖的家伙交缠,那么多人同时逃跑,就算两百头猪,这六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抓得住那么多啊!可这仅仅是一小队人啊!在他们前院还有六个人,他们营房内休息也又有十二人,轮流值守,只要他们这边一出问题,其他士兵一定会赶来,整整二十四人,而且这只是明面上的,暗处一定还有人,只是不知道多少罢了。

  那青年吐出嘴里的枯草,撇了一眼身前的同伴,冷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难道你想留下来做奴隶?”

  那名燕军当然不想做奴隶去矿区挖矿直到累死,可是他更怕现在死啊!

  青年小声道:“我已经观察了很久,其实你说只有二十四人是错误的,因为这些士兵是三班倒,白天一队,晚上一队,还有你发现没有,不管白天晚上,只要是吃饭的时候就会有另一队人出来,但这一队人数较少,只有八人,而这八人又是分开两处,一处只有四人,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我们快速干掉这四人,趁哪个营房内的士兵没有冲出来,立刻逃跑,至于能不能逃出去,只能各安天命了。”

  那名燕军士兵听了,有些不自信,就少了两个人,这能成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