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现代澳门银河娱乐场官网 > 战场合同工 > 第四千四百十二章 弄假成真
  “干得不错艾瑞克,好枪法。”林锐一边转身离开,一边按着通讯耳机,对艾瑞克道,“总统没事,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按计划撤离。”

  “明白。”艾瑞克低声回答道。他留下了枪支,转身从容下楼。因为他身上穿着安保人员的制服,很容易的就混入了护送总统撤离的安保人员队伍之中。

  就像他根本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也没有在楼上开过枪。一切本来进行的非常顺利,完全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但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然后立刻又是几声。林锐的脸色骤然一变,他能够听得出枪声的差别。

  这绝非是艾瑞克的那支狙击步枪,而应该是手枪的声音,而且应该是麦林枪。

  麦林枪其实为省略说法,本意是发射麦林子弹的大口径手枪,例如沙漠之鹰,枪支以马格南为主。

  麦林magnum这种叫法实际上不是用来形容枪,而是形容子弹的。magnum子弹即大威力子弹,而magnum在英文中又指五分之二加仑的葡萄酒单位,直接翻译过来就是大号酒瓶。

  这种大威力子弹在近距离之内非常致命。但从综合方面来讲,缺点太多了,枪械太大太笨重,弹夹容量太小,后座力大到一般人无法掌控,所以世界上没有国家军队里装备这些枪。

  而林锐清楚的记得,刚才那个总统身边的大块头保镖,就携带了一把044大口径mark  7手枪,俗称沙漠之鹰。

  林锐的心中立刻大呼了一声不好,和几个佣兵一起分开人群冲了出去。就在外面的台阶上,刚才的那个大块头保镖已经中弹身亡。

  而在他身边,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总统也已经倒地身亡。他的头部在近距离内被点44口径的子弹击中,惨不忍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锐抓住了一个佣兵,愤怒的吼道。

  “是那个保镖,他趁着其他人扶着总统先生上车的时候,从背后开枪。两米左右的位置,一枪爆头。

  虽然事后他被击毙了,但是……”佣兵脸色有些难看地道。

  林锐慢慢的放开了他,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的反应都不会这么快。总统负伤之后,所有人第一时间考虑的就是把他送走,及时救治。

  从没有人想到总统的贴身保镖,会突然拔出枪来对他头部开枪。

  林锐的脑子一片混乱,本来是安排一场虚假的刺杀,但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有一个真正的杀手混了进来,而且这个杀手还是总统先生的贴身保镖。

  “老大,现在怎么办?”那个佣兵看着林锐低声道。

  “别乱。先按照计划,把总统送往我们之前计划送往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林锐回过神来道。

  “恐怕他已经不行了。”佣兵神色有些尴尬,倒在地上的总统后脑上一片血肉模糊。无论是谁看起来,这个人都不可能再被救活了。

  “照我说的做。总统第二次遇刺,并且已经死了的消息并没有外人知道。我们按照计划形式。让所有人以为他还活着。”林锐沉声喝道。

  “可是……”那个佣兵有些茫然。

  “照我说的做!立刻把人送走,到了医院全面封锁消息。绝不能让人知道总统已经死了。”林锐沉声道,“上车。这个消息不能对任何人透露。

  我会随后派人控制整个医院,封锁所有的消息。”

  那一队佣兵全部点点头,带着总统的尸体上车走了。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恩尼斯特急匆匆的过来找林锐。“情况怎么样了?”

  “总统现在在医院,刚才在撤离的时候,他的一个保镖突然想对他开枪,但是被我的人击毙了。”林锐低声道。

  “啊?!”恩尼斯特的脸色骤变,“他没事吧?”

  “我们开的那一枪并不致命,你可以告诉其他人安心。我们原先预定的医院很可能会再次受到袭击。所以我们换了一家阿尔及利亚人的医院。剩下的我们回医院再说。”林锐点了点头。

  恩尼斯特终于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走走走,我们赶紧去医院看看。怎么会这样?他要是真出事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照你们计划好的办。走吧,我们该去医院了。”林锐对他点点头。

  “稍微等一下,我得把现场稍微安排一下,另外总统没事的消息我得告诉其他人。”恩尼斯特点点头,“让你的人保护那个医院。在确认总统没事之前,不能让任何人再靠近医院。”

  “明白了。”林锐点了点头。恩尼斯特和一些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官员们会面,紧急交代了一下。然后就跟着林锐匆匆赶往医院。

  在车上,林锐和恩尼斯特都一言不发。两人的脸色都相当沉重,谁都没有想到一场精心安排过的虚假刺杀,居然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数。就连总统的保镖也被牵扯了进来。

  林锐一边开车,一边接了一个电话,电话应该是精算师将岸打过来的。他简单的跟精算师将岸交流了几句,然后点点头道,“好的,具体的情况,我们到时候再谈。”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还有其他问题吗?”恩尼斯特有些担心的看着林锐。

  “只有一个问题。”林锐压低声音道,“为什么要陷害我们?”

  恩尼斯特愣了愣,“我不懂你的意思,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是在说,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们?”林锐慢慢地道,“你让我们安排一次虚假的刺杀行动,我们照你的吩咐做了。但现在总统先生真的死了。

  我们就得背这个黑锅。你这算不算是陷害我们?”

  恩尼斯特明显愣了愣,“你是说他送到医院之后死了?可你刚才不是还说他活着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才告诉你还还活着,只是一个试探。实际上他已经死了。

  而且我们也没有另外选择医院,他的尸体现在并不在阿尔及利亚医院,而是在我们原先计划的那个医院里。

  将岸刚才打了电话通知我,就在几分钟之前,阿尔及利亚医院遇袭,一伙恐怖分子炸了医院病房。

  而我刚才,只把总统先生转院的消息告诉了你。”林锐转过头来,看着恩尼斯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