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玄幻奇幻 > 我的时间卡住了 > 第一百章 就问你们怕不怕!
  锵锵……

  杀呀!冲呀!

  黑夜里的喊杀声,冲天!

  唐灿被吵醒后,门外便有武师来报。

  “大公子,不好了。流云宗联合城外诸多武林门派攻城了……”

  阮尘封也是肝胆俱裂,武林门派的武者攻城,这在过去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武林门派虽然不在国家王朝的统治当中,但是一向也都遵守基本的国家法令,一般是不会对普通人动手的。

  过去的规矩也都是,一旦发现某些武林门派的行为失当,甚至是对普通人大肆出手,朝廷便会派出大军剿灭。

  例如流云宗这种,以杀手门派自居,多次挑衅朝廷和皇权的,自然会被下令围剿。

  侠以武犯禁,当今王朝对于武林门派的容忍度还是很高的,也在于这些武林门派有自知之明,并没有过多的干预王朝之事。

  可谁能想到,这些武林门派竟然还敢联合起来攻城。

  “哦?流云宗,够疯狂的啊!我前脚刚刚干掉他们的宗主,后脚就敢来攻城?”

  唐灿也是一脸的意外,不至于这样吧?

  你们可是武林门派啊!

  好不好的,攻城干嘛?

  要报复就尽管报复本公子啊!

  继续派杀手过来便是,闹得这么大的阵仗,那是存心不让大家睡个好觉了啊!

  不过,阮尘封听到唐灿的话,脸上略显尴尬地说道“大公子,恐怕……流云宗等门派攻城,并非为了公子而来。”

  “哦?此话怎讲?难道说,他们在城里面,还有比本公子更大的仇家不成?难不成……是胡秃秃那个叼毛都没有的家伙?”

  唐灿不由得坏笑了一声,如果这些人是来找胡城主报仇的,那就更好玩了。

  “方才还听到了金陵山脉上的战时号以及烽火狼烟,应该是齐楚两国的大军压境了。”

  作为金陵城土生土长的武者,阮尘封倒是非常清楚金陵城的重要地理位置,他继续说道,“如果属下所料不差的话,是齐楚两国收买了这些武林门派,让他们干扰我们金陵城的大军出城防御的……”

  简单的将这些说了一遍,唐灿大概也明白了。

  金陵城外的山脉关隘,可以说是整个大梁国西南的门户所在。

  是一个易守难攻,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所在。

  只要有个数千人轮流守在山顶的关口上,下面哪怕是十倍以上的大军,都几无可能攻上来。

  齐楚两国想要打金陵城真的是太久太久了,可是强攻了很多次都没有得逞,最近十几年倒是比较消停了下来。

  也正是因此,金陵城的守军近些年来,还是懈怠了不少。

  甚至是原先规定的三万守军,也逐步裁剪到了两万多。

  但即便是这些守军,要守住金陵城的天险,那也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山脉关隘上,分布着两千守军,常年驻扎,每一个月和城内的守军轮岗一次。

  单纯靠这两千守军,据险而守都可以抵挡得住数万敌军的进犯。

  并且,山顶视野极佳,哪怕是大雾大雨的天气,有多处观察的岗哨视角,都可以的看到数十里之外的平原地带,敌国来犯一目了然,可以提前布置。

  金陵城内更是常驻两名直属朝廷兵部的宗师级统帅,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万无一失的。

  然而……

  城外十大武林门派上万武者卷入其中,被敌国买通进行攻城牵制,便瞬间从内部打破了这种无敌的防守之势。

  “果然,不管什么年代,都是内奸的破坏力最大啊!不然也不会说什么……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摇了摇头,唐灿打开屋门走了出去,院子里梧桐火还在煮着鲜美的肉汤,天色也已经开始慢慢有些微微亮了。

  郡主萧怀玉皱着眉头,腰间的佩剑也已经拔了出来。

  花将军不在,唐灿刚才也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她已经被萧怀玉派遣出去支援了。

  唐灿的目光还在扫视,他在找傻姑……

  咦?

  傻姑人呢?

  怎么没在院子里,她不是说要看守着大锅里面的肉么?

  “大公子可是在找傻……傻姑?”

  阮尘封指了指大棺材的顶部,说道,“刚才傻姑没忍住,弄了一点兽肉出来,吃得很满足后,就爬上棺材顶部睡觉去了。”

  “嗯?又跑去睡觉了?”

  唐灿往后退了几步,踮起脚尖朝着棺材顶部看去,果然傻姑睡得很香,怎么叫都弄不醒的那种。

  “吃了睡,睡醒了就吃。还想让她出点力呢!”

  皱了一下眉头,唐灿也感觉到了,小郡主萧怀玉一脸坚毅的目光看向了自己。

  “你别看我啊!傻姑睡着了……除非她自己醒,不然不管外面怎么闹腾谁叫她,都没用的。”

  这一点,唐灿记忆当中倒是出现过好几次。

  傻姑在唐家庄园当中养伤的时候,便是如此。

  受伤严重,也不需要什么疗伤的丹药,只要吃肉就行。

  鸡鸭牛羊,只要是肉,吃够了倒头就睡,睡醒了以后伤就好了许多,力气也增长了不少,然后继续吃……

  吃!睡!

  睡!吃!

  睡着了以后,就是天上打雷都吵不醒。

  而且,每次睡觉的时间,也和睡前吃的量有关。

  仿佛,睡觉便是她彻底吸收和消化这些肉食当中能量的一个过程。

  “她要睡多久啊?”

  萧怀玉很无奈地握紧了手中的宝剑,如果说以傻姑的战力能够去支援的话,那绝对可以翻盘的。

  可是现在,傻姑一直醒不过来,那可就一点用都没有了。

  唐灿看了看旁边傻姑吃剩下的骨头什么的,便皱了一下眉头,看来吃了不少,至少得睡个几天几夜了吧!

  摇摇头,唐灿耸了耸肩膀说道“至少要两天吧!想想别的办法吧!等傻姑醒了,黄花菜都凉了……”

  “既然如此,本郡主现在就上阵杀敌……城外还有我数百狼卫军正在赶来……”

  杀意冲天的萧怀玉,口中所说的数百狼卫军,便是她被傻姑擒来之前所率领的那些。

  如果里应外合之下,说不定……可以有所突破。

  数量上远不如这些武林门派的武者,那就让狼卫军作为一柄剑刃,直接插入这些武者当中吧!

  可是,就在此时……

  花将军却是负伤逃了回来,大叫道“不好了!郡主殿下,城外的狼卫军……被敌方俘虏了。”

  “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萧怀玉的脚步一晃,有些接受不了,狼卫军可是她千磨万炼打造出来的无敌之师啊!

  “这些武者早就发现了狼卫军的踪迹,提前布置陷阱,硬是活捉了狼卫军。伤亡暂且不知,末将也只是从城楼杀入城外大军阵营当中才发现的……”

  花将军满脸的苦涩和无奈,哪怕她是宗师,可以在万军当中来去自如。

  可是,敌军也有宗师啊!

  并且不止一人,单纯是流云宗就已经有两名宗师,其他九大门派,至少一门一个。

  刚才花将军就是在探查情况的时候,被三名宗师联手围杀,好不容易突出重围才逃回了城内。

  “可恶!花将军,走!随本郡主上阵杀敌……”

  萧怀玉怒发冲冠,手中宝剑发出了嗡鸣声来,这是她将修仙者的真元注入了宝剑内,可削铁如泥,杀人如同宰鸡。

  “不可,郡主殿下。外面情况危急,据说……流云宗还有一名大宗师没有出现。郡主殿下身份尊贵,一旦出现必然会遭遇这名隐藏在暗处的大宗师……”

  见萧怀玉要亲自出战,花将军立马阻拦道,“况且,对面的武者大军实在是太多了,哪怕大宗师不在,还有那么多宗师……郡主殿下即便去了,也无济于事。”

  “你……本郡主已是修仙者,难道说……还怕那些武者宗师不成?”

  萧怀玉气急了,今日被傻姑擒住也就算了,难道说……连几名武者的宗师,自己都打不过了么?

  不过,她这话一说,却是让唐灿的眼前一亮。

  果然!

  这萧怀玉的身份不仅仅是恭王府小郡主,竟然是一名修仙者……真的有修仙门派么?

  也对!

  唐灿可不能再用自己地球上的那一套科学观念来看待这个世界,修仙者的存在,可以说是几乎必然的。

  那么,方才萧怀玉那么入神的盯着自己写的养性延命录,难不成……这本书的内容将她给糊弄住了?

  “郡主殿下,三思啊!为今之计,只有在城破之前,由末将率领仅剩下的一百名狼卫军,从北门突破……杀出重围,护送郡主殿下离开。到其他王城求援军……”

  身经沙场的花将军知道,以目前双方的战力悬殊,是根本打不赢的。

  不出两个时辰,金陵城必破无疑。

  三个时辰后,齐楚两国五万大军杀入金陵山脉。

  五个时辰内,关隘守军死伤殆尽,金陵山脉关隘失守。

  六个时辰内,所有金陵城守军覆灭,齐楚两国彻底占领金陵城。

  所以……

  花将军必须要送萧怀玉安全离开,一旦萧怀玉被俘,恭王府就被动了,整个大梁国也更加被动了。

  “不!本郡主不走……大敌当前,本郡主岂能当逃兵!”

  咬牙切齿,萧怀玉也是憋着一股委屈劲儿。

  昨天打不过傻姑也就算了,被人欺负到端茶倒水也无所谓,可是……现在敌国大军都到了面前,自己若是还这般怯懦逃跑,那还算什么大梁郡主了呢?

  “战!花将军,本郡主组建狼卫军为的是什么?就是在沙场上奋勇杀敌,而不是用来保护我自己的。”

  “可是,郡主殿下,您的身份尊……”

  “不用说了!纵然本郡主今日战死沙场,也绝对不会被俘的。我死了,父王会替我报仇的。但我若是逃了,便是一生的笑柄和魔障……”

  说完,萧怀玉就不再犹豫,挥舞着宝剑就踏空飞出了唐府,直接朝着南边的城门杀了过去。

  “好!郡主殿下,末将今日也陪着你一起杀它一个昏天暗地!”

  花将军顿时也是热血满腔,拔剑跟了上去。

  看得唐灿一愣一愣的……

  这个世界的女人,有点莽啊!

  咽了咽口水,听着这喊杀声四起,唐灿也有点焦虑了起来。

  按照花将军刚才所说的,目前的局势,估计天才刚亮,金陵城就要破了。

  这么点时间,傻姑肯定醒不过来啊!

  那自己……

  卧槽!谁来保护我啊!

  难不成,躲在墙里面?

  这到是一个好主意,可是……那整个唐家呢?

  还有整个金陵城这么多的老百姓呢?

  敌国来犯,攻破了城门以后……那可是极有可能屠城的。

  头疼啊!

  傻姑你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睡着了呢?

  不行!

  唐灿觉得,必须再想点办法才行啊!

  不由得,唐灿盯着面前的大铁锅琢磨了起来。

  五禽bug是要烹饪一整天的,按理来说……我要吃五禽的心,还有大半天的时间。

  即便这个bug能让我变强,那……时间上也等不及了啊!

  不过,我要的是心,至于这些肉。

  应该不需要等到二十四小时吧?

  刚才傻姑不就吃了么?

  能让傻姑这样陷入深度的沉睡当中,这些五禽的肉……说不定是宝贝,而且也是在五禽bug之内,用同样的火焰烹饪的……

  灵机一动,唐灿其实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果。

  他便对着旁边的阮尘封说道“阮统领,你去捞一块肉出来,先尝尝味道好不好……”

  “啊?公子,你要现在……吃肉?”

  阮尘封也是着急啊!

  都什么时候了,兵临城下了,大公子还有心思吃肉?

  “不是我吃,你先吃吃看。”

  唐灿才没有那么傻,他身体这么弱,要是这些肉太猛了,或者有毒……那怎么办?

  自然是让阮尘封这样体质过硬的武师先吃了,不过应该不会有毒,毕竟傻姑吃了那么多都没事。

  “那……好吧!”

  阮尘封摇了摇头,虽然之前也很垂涎这些兽肉,可现在马上都要城破人亡了,哪里还有什么胃口啊?

  他捞出了巴掌大的一块肉,分辨了一下,大概是一块虎肉。

  香气四溢,咬上一口特别有嚼劲儿,同时还有一股强大的气血力量在体内开始涌动了起来。

  “嗯?这力量!好强大……”

  顿时,阮尘封就瞪大了眼睛,惊喜莫名地叫道,“大公子!这兽肉气血力量很庞大,吃了一块下肚。我好像……好像要突破了……这兽肉竟然可以帮助武师突破到宗师……”

  简直是不可思议!

  阮尘封一边说着,体内那一股强大的气血力量就横冲无忌,直接就将他冲开了宗师门槛。

  哐的一下!

  一股强大的气势就从阮尘封的身上爆发了出来,周围看守的其他武师也是瞪大了眼睛,惊喜莫名。

  “还真突破到宗师了?既然这兽肉可以帮武师突破宗师的话……那……有办法了。”

  感受着阮尘封真的变强的气势,唐灿的心也是砰砰直跳,拯救金陵城……还是事儿么?

  “快!阮统领,你速速将府内值得信任的武师叫过来,然后派人去……让陈知府将麾下值得信任的武师叫回来,还有郡主的狼卫军,不都是武师们……能叫多少都叫多少回来……”

  唐灿看着这一大锅的兽肉,顿时也是热血沸腾了起来,“一两个宗师也许改变不了目前的局势,那如果五十名……一百名宗师呢?嘿嘿……就问你们怕不怕……”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