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科幻灵异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328章 目的
  清风拂过,带起了额前的刘海。

  “四周没有其他人了!”

  多情公子候希白的面色变得认真起来,不同之前的那般的不靠谱,认真起来的他并不差。

  听到这句话,嗅着空气中仍然残存的血腥味。秦川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等待了半晌,直到察觉出四周完全没有任何人隐藏或者在她的视线之中后,这才嘀咕道“是啊,没人了!”

  “秦姑娘,你是不是太过担心呢?”

  看着秦川那显得严肃的小表情,候希白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理解。

  “不!”

  “小心谨慎方能无错!”

  迎着候希白的目光,秦川沉声道“侯公子你当明白我们面对的是谁?是那个能够从极端恶劣局面中寻得生机的燕王。”

  “江都一行,已经让我知道了这燕王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能迫的师门陷入如此恶劣局势,更是让师姐在天下人面前选出他为真命天子,以致到现在失踪状态。这样的人物,其手段足以媲美那些老辣的厉害人物。”这个时候的秦川早就没有了在白少棠眼中所见到的那般了,而是浑身上下都荡漾着一股极端自信的气势。

  “……”

  多情公子候希白闻言沉默了半晌,这才接着用诧异的口吻说道“这世上当真有这般奇妙的武功吗?”

  千变万化。

  容貌万千。

  候希白指的便是他们所推测出来的那门武功。

  他很害怕,也很恐惧。

  试想如果他的另外一个师兄影子刺客杨虚彦要是得到了这门武功,那将是何等的恐怖?面对那样的刺杀,只怕除了自身,恐怕任何人都不值得相信了,毕竟谁能确定对方是真还是假?

  “是啊!”

  “这世上当真有这般奇妙的武功吗?”

  “我也不信啊!”

  “但事实确是告诉你我,这世上就有这样的武学!”

  秦川的小脸上也是有着些许无奈,本来她也不信,师门之中也没有人想到这一点,大家更多的还是去怀疑师姐师妃暄是否是真的叛变了,又或者是师姐被人用着什么样的手段控制之类的猜想。

  直到李阀李三小姐在与飞马牧场达成合作的过程中,认识了场主商秀珣背后的人,那个曾经名闻天下的人物——鲁妙子。

  从这个天才前辈的嘴里得到了一个推测。

  那便是易容。

  一个千变万化的人,又身怀武功,而且心狠手辣,这样的人如何让人不忌惮?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秦川便定下了计策。

  是的。

  将计就计,十面埋伏。

  这便是她所定下来的计策,在李靖所提议的军事计划背后真正隐藏的杀手锏。

  在李阀等人看来,是张须陀的威胁性更大,斩去大隋最后一根支柱,便能真正的开启各自的野心与征途。

  但在秦川的眼中,则不是如此。

  在她看来,那个能易容的人才是最大的问题。

  尤其是一枝独秀月倾池的名声传出之后,秦川的注意力便放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能被李秀宁称之为天下第一美人,却亦是灭绝宇文阀满门的刽子手,秦川便觉得这个女人便是那个身怀易容绝学的人。

  甚至,在探究了一番收集而来的情报之后,秦川还怀疑过燕王和月倾池是否是一人的推测。

  因为这燕王和月倾池这两者似乎从没有一起出现过在外人的面前。

  在秦川的心里,她已经将燕王的危险程度拔高到了邪王石之轩之上。

  也许是她本身思想的缘故,在秦川看来,若真有那么一门武功,未必不能男扮女或者女扮男。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这便是秦川定下来的计策。

  这次前来瓦岗寨的佛道高手,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前来刺杀张须陀的,而是针对燕王或者是月倾池而来。

  那李靖的计划不错,但也并不是其他人看不出来。

  在秦川来到瓦岗寨之后,她便知道瓦岗寨军师沈落雁便提出了同样的计策。

  同理。

  燕王那一方,也有着策士。

  天下间聪明人不会都在自己这边,有两人看出了这计策,那么就一定会有第三人,第四人等等。

  故而,这骄敌之策,针对张须陀的计划都只不过是一个诱饵。

  她的目标一开始便只有一个。

  燕王或月倾池。

  瓦岗寨义军什么的,秦川并不怎么在意。

  秦川与候希白江都一行,为的便是确定自己心中的某些猜测。

  一番经历,与燕王的碰面,月倾池仍然隐而不出,加上之后燕王离开王府之后,秦川便知道自己的推测几乎成为了事实,而张须陀这个诱饵也开始起了作用。燕王杨倓不允许失去大隋的这最后的支柱。

  这段时间在瓦岗寨里,秦川和候希白很多的对话都是故意的。

  在确定了那门易容的武功之后,秦川就不觉得瓦岗寨是那沈落雁嘴里所说的安全,只怕这里早就成了筛子,所讨论的很多计划就那么裸的落在了燕王的眼里。

  计划都被人全看去了,这还怎么打?

  幸好,她秦川一开始的目的便不是这个,让这些人真戏假演,骗过燕王,那才算是做了一件正事。

  一旁。

  多情公子候希白看着眼前这个变得真正认真起来的少女,心头也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感慨。

  虽然同为慈航静斋传人,候希白并不喜欢这个秦川。

  不仅仅是她胸的缘故。

  那是因为他从这秦川的身上看到了不属于师妃暄一样的慈悲为怀,而是充斥着一股子无情与算计。

  而且她还喜欢用一身的稚气去骗人。

  尤其是连他候希白也被算计的时候,那就更讨厌了。

  ……

  同时。

  飞马牧场。

  美人儿场主商秀珣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人,在一边吃着点心的同时,一边等待着对方给自己答案。

  事实上,江都一役以及师妃暄选燕王为真命天子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天下,一直关注局势做军马生意的飞马牧场又岂会不去关注和研究?

  商秀珣年轻,只是惊讶局势的变化无常,但被眼界所限制的她哪里知道江湖上的其他秘密?

  而作为商秀珣父亲的鲁妙子自然也是关注了这算是江湖中最近发生的最大的事件。

  只一眼。

  鲁妙子便发现了其中的关键之处。

  这并不意外。

  因为鲁妙子当初为了逃避老情人阴后祝玉妍的追杀,便是那么一路易容逃出来的。

  由己推测。

  鲁妙子便认定了在燕王杨倓那里有一个极为擅长机关铸造,制作人皮面具的大师或者是有一个身怀易容性质绝学武功的高手。

  当初身为皇长孙从洛阳王府中逃离的时候,鲁妙子是之前的那个猜测。

  但在江都一役,燕王杨倓灭绝宇文世家一门上下老小的时候,鲁妙子便将后者的嫌疑调高到了最顶点。

  而当一枝独秀月倾池的名号响彻江湖的那一刻,鲁妙子的真正怀疑目标便放在了这个名为月倾池的身上。

  堂堂宇文世家府邸,是究竟如何被突破进去的?

  这宇文世家满门中可是有着不少的高手,那宇文伤更是顶尖高手之一。

  即便是鲁妙子自身没有受伤的时候,亦不一定能够打得过那宇文伤。

  可惜就是这样的人物,这样的世家门阀,竟然被人将直系杀的满门灭绝,在人家的老巢中如何做到?

  思来想去,鲁妙子只能想到一个答案。

  易容方面的绝学以及用毒。

  那一枝独秀月倾池是他鲁妙子一生中所听闻到的作为可怕与狠辣之人。

  她,是一个杀手。

  这样的人……

  迎着自己女儿商秀珣那探寻等待的目光,鲁妙子不由苦笑。

  他之所以借由自己女儿之手向那李阀传递了消息,那是因为他鲁妙子在害怕,在恐惧。

  鲁妙子从燕王的身上看到了杨广的气质,甚至比其还要浓厚。

  然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

  他鲁妙子是杨公宝藏的建造者。

  商秀珣更是与李阀,宋阀等人做了生意。

  他害怕被清算。

  因为对杨氏来说,他们都是反贼。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