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玄幻奇幻 > 石头怪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第193章 怎么可以在晚上悄悄做……
  话音落下,全场寂静。

  根本没有人站出来。

  “有奖赏的,十万金币,举报他人,有五万金币,被举报和虚假者丧命。”

  依旧寂静,没有人站出来。

  对于这个情况,夏小天其实早有预料。

  但是吧,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你不去尝试一下,怎么会知道能不能成功呢。

  就像现在,看似不会有人主动站出来,但是夏小天尝试了,就会发现,嗯,确实不会有人主动站出来。

  周围传来几声低笑,似乎是在嘲笑他的举动。

  夏小天没有理会,蹙眉,他的视线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集中在八个人身上,观察着他们听到那句话之后的细微反应。作为前世的星际战舰军官,微表情学和刑讯审问是必修课。

  “没用的,小天,回来吧,不要玩了。”

  休斯顿会长犹豫了一下开口,他可是心焦着呢,急于抓住胆敢下毒的人,不过言语间还是顾及夏小天的面子。

  夏小天没有动。

  八个人被他一直盯着,有些别扭的不自然。

  “小天?”

  莫德尔被休斯顿悄悄推了一下,只好上前唤一声,”让侍卫们去搜他们的包,严刑拷打询问吧,

  还是没动。

  “他们几个都不是投毒的人。“

  夏小天一口断定。

  “没有根据不要乱说。”

  皮尔斯不满的嗤声,他的内心是希望投毒之人就在这几个人里面的,这样他就不用担心其他了。

  夏小天一脸古怪的看了一眼皮尔斯,怎么感觉这老家伙好像有意针对他?

  “我这可不是没有根据的胡说,在我刚才喊出主动站出来给予感谢和奖赏的时候,他们八人的几乎瞳孔都有略微的紧缩,呼吸有几瞬变得急促,不过很快平淡下来,伴随有眼球视线的左右移动,个别脸颊有所抽动,欲言又止。前面的行为是出于对重赏的应激反应,但是没有投毒也就意味着没有机会获得金币,而主动招认又可能面临一个谎言,面对第三格选择,举报他人或者虚假举报,又会有……“

  夏小天娓娓道来,“刚才我设置了一个不完全的囚徒困境,但是这八个人的面部神态和其他动作都告诉我,他们想要奖金,但是投毒者不在他们之间,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

  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皮尔斯喉咙动了动,无奈的打消了继续反驳的念头。

  “那你说投毒者会是谁?”

  “不知道。”

  夏小天似笑非笑的摊摊手,“这个问题,皮尔斯先生自己或许能够回答。”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是投毒的人?”

  皮尔斯震怒。

  “不不不,我可没有这么说,皮尔斯先生不要那么激动嘛,我只是说你心里或许已经有了一个人选,而你似乎想要维护他,这只是一个我的猜测,皮尔斯先生不要这么看着我,怕怕的呢。至于真的的结果,谁知道呢,不然没法解释你为什么和我过不去。”

  夏小天咧咧嘴,毫无畏惧的直视皮尔斯愤怒的目光。

  莫德尔狐疑的眼神在皮尔斯身上打量,这更加加剧了皮尔斯的恼怒。

  好在休斯顿会长以大局为重安抚住了皮尔斯。

  那八个仆从在夏小天的坚持下被放了回去,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为了证明食物确实有毒,阿达在夏小天的暗示下去找负责狩猎的侍卫那要了一只活蹦乱跳的低级魔兽。

  一小口肉食被强行塞进小兽嘴里。

  没过几分钟,小兽就双眼呆滞的咚的一下摔到在地,四肢伴有癫痫一般的抽搐,嘴角溢出白沫,瞳孔逐渐涣散失去神智。

  一种作用于精神上的毒物,不,确切的说,是一种作用在神经上的毒物,具有一定的神经元靶向阻断剂效果。

  众人惊叹咋舌,对于剩下的食物有些意兴阑珊,生怕再有这种毒素。

  再加上皮尔斯的不满和调查毫无线索的进展,闹闹哄哄了一小会儿,好好的一场篝火晚餐不欢而散。

  各自回到马车里的炼金术师老爷们和高级侍卫头目们三三两两私下议论着,做着并没有多大用的推测。

  负责后勤的侍卫和厨子仆从们将食物通通再次检查了一遍,这是一个大工程,不算困难,但是繁琐,以至于车队里的马车魔法灯一盏盏逐渐熄灭,静谧的黑夜里车队的一个角落里还有仆从们在忙碌。

  如果明天还出现有毒的食物,那可保不准会不会有倒霉蛋被炼金术师老爷们泄愤杀掉。

  生命的紧迫感督促着他们不能偷懒。

  夜愈发深沉了。

  营地内,几十个侍卫从营帐里钻出来,打着哈欠,初春的夜晚有些寒凉,温暖的营帐被窝才是好去处,纵然不如贵族老爷们的马车安适,但也能让他们满足了。

  只是他们不得不爬出来,该去临时营地外围和老伙计们换班了。不由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呼出的气在间或几盏营地内的小灯微弱的光照下荡起浅浅的白色雾气。

  侍卫营地与炼金术师老爷们聚集的马车群的交界处,一辆黑色的车厢内传来几声咳嗽,苍老年迈,二十来个睡得迷糊的侍卫不由得脚下快了些。

  一道黑色的瘦小身影藏匿在营帐与马车的黑暗间隙里小心的行进。

  哆!

  抬手一记甩出,不知名的暗芒直直的射向一众豪奢马车之间的朴素马车,密密麻麻的一大簇,犹如蜂群过境一般,从薄弱的窗帘出洞穿而入。

  侧耳细听了一下,在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和梦呓里,那辆马车的动静有些难以辨别,不过凑近之后似乎没有丝毫动静,呼吸声都没有,唯一的声响还是车前两个壮汉车夫的鼾声。

  应该是死了吧?

  满意的点点头,又有些不确定,试图再凑近些。

  “是谁在哪里!?”

  一声低喝,继而是细密急促的脚步声。

  巡逻队来了!

  黑影仓促起身,动作似乎并不怎么顺畅,惊慌之下左脚还绊了右脚一下。

  如此拙劣!

  大功一件近在眼前!

  领头的巡逻队侍卫队长冷笑,这种水平不行的刺客要是他还抓不住,他就……

  然而,下一秒,瞪大了眼睛,快步赶过去之后四下空荡荡的,一点人影都没有!

  他就……

  他就回去喊人吧……

  脸色铁青而又尴尬羞囧,吩咐属下们在四下再找找,侍卫队长转身回去侍卫营地向更高一层的头儿汇报情况。

  层层向上,黑色的马车内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带有一丝笑意,“没事,不用担心,继续巡逻吧。”

  顿了一下,又补充一句,“等天亮之后,把这件事散播出去。”

  侍卫们茫然,不过还是依言领命而去。

  静谧的夜逐渐褪去墨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