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游戏竞技 > 末世黑暗纪 > 1288 不安分的女孩儿
  克隆人女孩儿a038972从没有做过梦,之前与高峰冒险的经历让她有种梦幻般的不真实,她的生活是为了给生物实验室服务,直到被新的克隆人取代或被原来的主人虐待致死。日复一日的折磨,让她早已对生命失去了期望,**与精神的双重摧残,连死亡都是值得渴望的事,也许除了死亡,她找不到其他目标。

  在生与死之间挣扎,其中的痛苦只有女孩儿自己知道,等待死亡的过程中,生命就像枯萎的花朵,渐渐凋谢,自身存在的痕迹就像一张画纸,慢慢褪去图案,只剩下白色的底色,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从未真正了解的实验室,不会有人记得她的存在,也不会有人关注她的消失。

  女孩儿不在乎自己是否存在,因为从没有人教过她生命的价值是什么,她的生命就像狭小的钱包,能够容纳的东西实在太少,而属于她人身财富,除了不堪回首的痛苦,也剩不了什么,有限的记忆除了对主人的痛恨,对实验室的怨毒,剩下的也只有她在学校时,消失的好友。

  不经意中,外来者闯进了她的生命,虽然克隆人必须遵守的准则告诉她,外来者是恐怖的敌人,是带来毁灭的根源,对她来说,自己早已一无所有,还有什么值得敌人可惦记的?更别说恐怖的敌人杀死了更加恐怖的主人?

  跟着敌人一起冒险,女孩儿白纸般简单的生命多了不同的色彩,惊险,奇遇,激动,各种情绪纷乱而来,让她在冒险中,有了更多的感悟,不知不觉中将敌人当做共同反抗实验室的同伴。

  事实上,同伴的想法只是她心底最深处的奢望,能够跟随在高峰身后,就足以让她满足,甚至在心中有过幻想,万一遇到必死的局面,能为高峰挡下第一颗子弹,在临死的时候,看到高峰凝视自己的眼神,那将是世间最美妙的事,因为想不出自己能为高峰有更多的帮助,就像一无所有的乞丐为了感恩,却找不到帮助百万富翁的财富,唯有廉价的生命才是真正属于她的,也是她唯一可以支配的东西。

  在高峰面前她永远是自卑的,所以她想了一个馊主意,带高峰冲进克隆人中心,自己成为诱饵,帮助高峰毁灭克隆人中心,毁灭心中最痛恨的地方,只有这样,才不会认为自己太没用,不能帮到高峰。

  可为什么会遇到那个b型克隆人?为什么高峰会相信他,跟着他到了隐士会?虽然在隐士会遇到了曾经的好友,却充满遗憾,看着高峰毫无挂念的离开,女孩儿心中满是落寞,身边久别重逢的琪琪也不能让她开心,因为少女心中期望用生命谱写的小小浪漫还没开始,就挂上了结束的符号。

  初来乍到的女孩儿很不习惯隐士会的生活,准时吃东西,准时睡觉,准时完成上层规定的任务,没有人可以例外,就像没有情绪的机械人,共同在简陋而单调的环境中完成重复的工作,也许其他克隆人会心怀感激的接受这份可以让他们摆脱实验室的生活,可女孩儿心中却隐藏着一份深深的失落,经历了充满惊险的冒险,现在的生活已经不再适合她了,心中总是忘不了跟在高峰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在前方披荆斩棘。

  有了不同经历的女孩儿终于知道,生命力除了单调的工作之外,还有更多不同的东西,这些东西以前不曾拥有,所以也不会奢求,但一旦经历之后,就像见识过大城市生活环境的山区孩子,永远无法静下心像祖辈那样耕劳于田间。

  与其他克隆人一样坐在长条工作台旁边,全神贯注的专注于显微镜下的超微型齿轮加工,精确到纳米的加工,需要所有心力与精神,才能完成苛刻到极致的要求,稳定的精神状态是完成工作的先决条件,克隆人没有太多念头和细想,是完成此类工作最好的人才,所以工作台上不分a型与b型克隆人,大家做着同样的工作,不需要管理,不需要监督,大家能自发按照既定的工作程序工作,但其中绝不包括心思杂乱的女孩儿。

  因为心中总是担忧高峰,女孩儿再一次出错了,让她连续半个小时的心血功亏一篑,不由地气恼的抬头看向四周,琪琪就坐在她身边,低头专注的加工手中的零件,没有发现身边好友的焦躁,其他人同样在低头完成工作,一些人因为长时间的低头,导致颈椎有不同程度的变形,没有人在乎,也没有人会去思考工作的内容有什么意义。

  偶尔有人完成一件成品,抬头扭动着脖子稍做休息,眼睛始终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台,没有对别人多看一眼,整个工作间除了众人的呼吸,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压抑的让人心慌,女孩儿心中再次生出自己不属于这里的念头,放下手中的工具,双眼迷离,幻想自己跟随高峰冒险的种种。

  一阵脚步声打破了工作间的寂静,女孩儿做贼心虚的低下头,准备开始新的工作,脚步声却直直的向女孩儿走来,让她心跳不由地加速,按住抬头的冲动,女孩儿尽可能让自己和其他人一样专注,虽然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比起在生物实验室的副脑机房已经算是天堂,这里没有人打骂她,没有人折磨她,还有相熟的好友,还有什么比这里更安心的地方?不安分只是暂时的不适应,生活本该就是单调的重复才对。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女孩儿的心跳开始加速,一不小心,手中的工作再次出错,脸颊顿时火烫的发烧就像被人抓住的小贼,突然曝光在大廷广众之下,没想到脚步声不是冲她来的,一直走向工作台的最前方。

  女孩儿偷偷抬头,惊讶的发现,进来的是隐士会的三号,那个打断她小目标的家伙,让她惊讶的不是三号这个人,而是他的装扮,一套黑色质地的紧身作战服,腰间还围着武装带,上面挂着手枪,弹夹,单兵军刀,还有手雷等各种装备。

  相比其他人专注与工作,女孩儿心思更加活跃,拉了拉好友的手臂,打断了对方的工作,琪琪被打断了工作,有些不满的瞪眼,当她顺着女孩儿的眼神看到3号的装扮,脸色顿时一变,紧张的绷直身子,仿佛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

  “大家停止工作……。”

  当3号开口之后,克隆人就像机械人一样停下手中的活计,一起抬头看向3号,对3号的装扮都有不同的惊讶,却没有人出声,依然保持安静,只见3号向他们点了点头,严肃的命令道:

  “紧急命令,隐士会下属所有人员启动一号危机方案,如果不愿意遵守,将视为脱离隐士会,不再享有隐士会的保护与权力……。”

  命令一出,下面一片哗然,女孩儿莫名其妙的看着交头接耳的克隆人,心中一阵好奇,隐士会的克隆人几乎没有自己的性格,像机械人一样刻板,没想到也能见到他们活跃的一面,所谓一号危机方案到底是什么?能够引发这么大的动静?

  “另外,征集自愿者加入战斗队列,凡是加入战斗队列的人员,享受特级供应标准,并优先享受限制权力,现在开始报名……。”

  如果说之前的命令只是引发小规模的骚动,大多数人还能保持冷静,那么后面的请求简直就是深水炸弹,激起一片浑水,嘈杂的声音瞬间爆发,将安静的工作间变成了菜市场,就连一直都很理智的琪琪也拉着女孩儿讨论起来。

  女孩儿一直莫名其妙的看着相同的脸颊说出不同的声音,嘈杂的喧嚣让这里仿佛充斥着数以千计的鸭子,吵得她头昏脑胀,听了半天也没听明白琪琪说什么,总之这里除了3号始终保持刻板的表情,也就剩下她还没激动。

  “我们可能都会死,一号危机方案是隐士会最危险的时候启动,也许我们被实验室的高层发现了,很快就有无数卫兵过来杀我们,怎么办?好可怕,要不要自杀……。”

  琪琪不停的在女孩儿耳边说着这些话,其他人同样说着这些话,工作间的氛围一片悲观,让人不自觉的陷入绝望的深渊,似乎下一秒,灾难就会降临,也只有大难临头才能描述这里的情景,就在众人越来越绝望的时候,忍受不住的女孩儿猛地站起身,举起右手大声说道:

  “我自愿加入战斗队列,我有使用武器的经验……。”

  女孩儿突如其来的冲动打破了绝望的氛围,吵闹的工作间顿时安静如初,百多双眼睛全都盯着脸色涨红的女孩儿,就连她的好友都惊讶的合不拢嘴巴,那张与女孩儿一模一样的脸颊有着不同的表情,眼神中的色彩更是大相径庭,一边是坚韧和决绝,一边是惶恐和绝望。

  “允许加入,相应武器和装备将在后面发给你,作为第一个加入的人,你将拥有独立的编号和称谓……。”

  3号并没有表现出欣慰的喜悦,实际上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多余的表情,眼神很快从女孩身上挪开,继续关注其他沉默的人,似乎在等待下一个人站起来。

  在这里工作的克隆人当中,女性克隆人只有很少一部分,超过百分之七十都是男性克隆人,作为炮灰士兵设定的b型克隆人从诞生时,就具备优秀士兵的身体素质,有前世精锐士兵的潜力,稍微训练,就是一名优秀的军人。

  可惜刑无名因为某种念头,更改了克隆人的本性,添加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这种涉及到性格变更的手段,并非一般的科学家能够掌握,而原本该成为士兵的b型克隆人就像绵羊一样软弱,更要命的是他们患有集体晕血症,这样的士兵就算上了战场,也不会比前世二战意大利的军队更勇敢。

  3号等了半天,也没有一个男性克隆人站起来,他们若无其事的打量着女孩儿,偶尔传来一些窃窃私语,显然对加入战斗队列不感兴趣,倒是女孩儿在好友的拉扯下,坚持不动,让她的好友叹气的同时,咬牙站起身,成为第二个主动加入战斗的自愿者。

  也许刑无名对女人抱有偏见,并不认为她们能成为士兵,所以在性格的调整没有尽力,又有2号这样嗜血的异变体作为典范,女性克隆人比男人更加勇敢,有了带头人出现的情况下,只占据小部分女性克隆人纷纷起身,顿时让脸颊僵硬的3号柔和了几分,缓缓地点头。

  就这样,女孩儿成为了第一战队的队长,而她的战斗清一色的女性克隆人,好友琪琪成为副队长,领取了装备和作战服,隐士会第一支实际意义上的作战力量终于成型,虽然有些尴尬,但毕竟是克隆人自己的军队,而她们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为隐士会正式撤离生物实验室做准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