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游戏竞技 > 末世黑暗纪 > 1885 焦躁的卡莱娅
  高峰催动秘银帆船到达太空城时,之前送过去的小行星已消失不见,虽然上千米的体积只能算是微型小行星,可能在两个月将其分解一空,也算不错的速度,让高峰对太空城充满信心。请搜索ia/u/

  而在他到达的时,五月的座驾沙狐一号,还有两艘生物战舰早已等候多时,高峰甚至不需要将秘银帆船送进月球轨道,就能与沙狐一号对接,不过高峰最终没有登上沙狐,而是潜入黑人小子的爱普西龙号,通过接管生物战舰,展开与五月等人的对话。

  几年不见,几个小家伙已经长成半大小子,尤其是小迷糊蛋和另外两个女孩儿,隐约有了小美女的雏形,若是再长几年,就该像抽条的柳枝,绽放少女的青春。

  这几个小家伙没与高峰对面,就纷纷沉睡了过去,也只有沉睡,才会减少精神力的流失,高峰为了不伤害他们,不得不做出这等招惹痛骂的举动,等到高峰接通了联络,首先看到的不是五月,而是一脸骄傲,仰着小下巴的阿尔法。

  阿尔法原本就比其他孩子大,现在已经初步触摸到少女的门槛,眉眼之间略显风情,骄傲的姿态更像御姐,让高峰也不得不感叹,时光是把杀猪刀,雕刻了老人的皱眉,退掉了少年的青涩。

  “哼,你终于肯出现了?谁让你杀死混沌神王的,他是我的猎物,你抢了我的猎物,该怎么赔偿?”

  阿尔法显然对高峰有着极大的怨念,见面就是一顿狂喷,杀死混沌神王只是一个借口,更多的原因,是高峰长久消失,让她很多话一直压在心底,长时间的压制,今天彻底爆发出来。

  高峰无奈的望着阿尔法,郁闷的说道:

  “你现在是燕二十九的妹妹,有什么好东西还不是都让你?听说连非洲能量节点的晶石都被你给吞了三分之一,还想要什么补偿?”

  一说非洲的能量晶石,阿尔法有些口吃,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损失的生物战舰需要补给舰培育,没有能量,怎么能……。”

  “算了,算了,这次我在金星找到不少好东西,分你一分总该行了?”

  对于阿尔法,高峰是宠溺的,无论这些孩子有什么要求,他都会尽可能的满足,要是没这些孩子的牺牲,东南之战的结局还是两说,尤其是她们帮助高峰解救家人,只此一点,就值得高峰涌泉相报。

  “真的?你要将大白船送给我?太好了,我原谅你了……。”

  阿尔法两眼放光,打翻了以往的骄傲姿态,像个得到生日礼物的小姑娘,不等高峰说话,就将画面切换到了沙狐上,让高峰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为什么不死在外面,这么久也不会来看我们,欧若拉都不记得有你这个爸爸……,花刺那个碧池……,你……”

  卡莱娅与高峰见面的瞬间,就像机关枪攒射,强大的火力持续不断的喷向高峰,整整十分钟,高峰连一个字都没机会说出口,全是卡莱娅的各种愤怒,让高峰碎星阶位也招架不住,真相一脑袋撞死在地板上,让这嗡嗡嗡的回响彻底消失。

  “卡莱娅,你听我说,当时……。”

  “什么当时,我说的是现在,难道你没做错么?难道我错了么?难道你女儿错了么?还不是那个碧池……。”

  又是一番高压电似的怒火,让高峰不由缩头,就像一只想要将脑袋藏起来的乌龟,没办法,他无法对卡莱娅发火,毕竟他在山谷里确实没有想念卡莱娅,至于女儿,他更没有相见的急切心理,毕竟,谁也不想顶着十四五岁的稚嫩面孔去见熟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装嫩。

  “够了,花刺没你想象的那么贱,我也没你所说的那样不负责任,如果不是怕害死你们母女,我何止于躲着不相见?”

  再好的脾气也忍受不了卡莱娅的撒泼,高峰终于怒喝,也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对卡莱娅发火,高峰的怒火让卡莱娅歇菜,当她也开始冷静下来后,高峰将一切的前因后果说的清清楚楚,不但将他当日被混沌神王吞噬被困,后来反客为主等等缘由说清楚,甚至将他无意间融合本源意识,从而化身成灾星的缘由也说了出来,这下,卡莱娅才知道,原来高峰为了她们母女吃了这么多苦头,

  本该被感动的泪流满面,可卡莱娅脑袋突然转过一道灵光,随即疑惑的质疑道:

  “为什么花刺不怕?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秘银帆船顺顺当当的开进了月球基地,不等高峰下船,卡莱娅就已经在下方等待许久,而高峰无奈的摇头,尽可能的让自己清醒一些,免得又被涌来的驳杂精神力给冲昏了脑子。

  卡莱娅原本打算要给高峰好看,可在见到高峰瞬间,就感到一阵眩晕,而高峰在她眼中骤然变得无比威严,就像行走于天地的巨人,让她忍不住想要跪下膜拜,又有无穷的威压,让她心生渺小之心,双腿越发酸软,连膝盖都在威压下,咯吱作响。

  就在她即将承受不住时,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挽住,这才避免跌落在地,抬眼就看到高峰关心的眼神,让她之前所有的情绪不翼而飞,这才知道高峰所言不虚。

  感受到自己因为各种情绪波动,而快速流失的精神力,又想到之前对高峰的一番痛骂,卡莱娅心中难得浮现出一丝歉意,正要向自己的男人道歉,没想高峰望着她的眼神充满了震惊与惊喜。

  “混蛋,是不是我死了你才开心,这样就没有人阻止你去找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卡莱娅心中的愧疚顿时烟消云散,再次开口痛骂起来,但这次没有激起高峰的怒火,而是喜悦的摇晃着卡莱娅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觉醒精神力的?竟然有了百分之五的融合度,真是奇迹啊……。”

  卡莱娅不知道精神力觉醒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这段时间情绪很不对劲儿,总是喜欢发些无名之火,却有找不到发火的缘由,这让她的情绪更加暴躁,要不然也不会动不动就向高峰发怒。

  高峰不等卡莱娅说个清楚,便凝聚出一股纯净精神力,汇入卡莱娅的眉心,犹如一股冰冷的清泉,瞬间将她心头的浮躁与焦虑尽数溶解,仿佛去掉了千钧重担,全身的毛细孔都通畅起来,神清气爽。

  卡莱娅竟然将高峰传输的纯净精神力,完美的吸收,这让他惊讶不已,要知道即使虫王,也不可能将他传送的精神力百分之百的吸收,毕竟不是自身衍化的,难免会有损耗,至于花刺就更不用说了,吸收百分之一,高峰就要谢天谢地了。

  “我……,我到底是怎么啦?”

  卡莱娅碧色的眸子难以置信的看着高峰,这简直是奇迹,她的男人只是在自己眉心一点,就让她整个人都舒畅起来,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好过,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听我说,你之前情绪波动很大,不是因为愤怒和抑郁,而是你觉醒了精神力量没途径补充,如果你能学会静坐和冥想,也许不会太糟糕,但你毕竟没有经验,也没有人引导,所以容易产生入魔的心态,时间长了很可能会精神失控……。”

  卡莱娅的变化,高峰稍微推测便知道的一清二楚,卡莱娅力量来的容易,难免会产生根基不稳的弊端,这种弊端高峰早就尝过苦头,三番五次差点失去自我,不过卡莱娅又比高峰要强不少,当初高峰能觉醒精神力,是遇到了蓝色十字星,经过环境后开挂觉醒,可不想卡莱娅这般自然觉醒。

  卡莱娅的完美基因更是超乎想象,自然觉醒精神力不说,竟然还有初步融合的趋势,若是没有遇到高峰,很可能会出现各种问题,可即使高峰在走上巅峰强者之前,还不是困境重重,危险无数?

  将自己对精神力的理解向卡莱娅解释清楚,卡莱娅却没有高峰这般喜悦,因为她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依然在流失,以前还是模模糊糊的感觉,现在却能清晰的看到,无数灰黑色的粒子从自己眉心散发,源源不断的融入高峰的身体,显然,高峰没有骗她,若是呆在高峰身边,肯定会耗损所有的精神力量,从而变成植物人。

  “等到你能将自身的精神力与能量融合,也许可以突破碎星阶位,这样你就能跟我一样,在星空遨游……。”

  高峰没有发现卡莱娅的失落,依然向卡莱娅讲述未来的美好前景,这是米迦勒完美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两人身侧,让高峰后面的话嘎然而至,带着一丝戒备的看着对方,即使知道米迦勒是投影,高峰也情愿用眼神来表述自己的怀疑。

  “单体行走星空,只要是银心战士就能做到,但想要自如翱翔,不惧以光年为单位的遥远距离,只有守卫者才能做到,强大的守卫者被称为行星终结者,能够毁灭行星生态,也是的终极战力,即使核级灭星舰也能轻松摧毁,像你在月球轨道建立的太空城,也许只要一分钟,就能拆成碎片……。”

  高峰对米迦勒的试探不为所动,而是转头对卡莱娅说道:

  “你需要一定时间的稳固,这样才会变得更加强大,如果我不在,至少能依靠自己保护欧若拉的安全……。”

  高峰说服了卡莱娅,当日在怒雪山谷,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混沌神王将丑陋的爪子伸向女儿,而她什么都做不了,作为性格独立的西方女子,她尤为痛恨这种无力感。

  等到卡莱娅离去后,高峰才随着米迦勒的指引,来到了她的核心区,只有在这里,高峰才能肯定米迦勒的诚意,毕竟只需要高峰一个念头,就能将米迦勒的主机摧毁。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在这处核心机房,高峰惊讶的发现,被动吸收的精神力已不再驳杂,精纯的就像意志本源提炼过一样,这让高峰松了一口长气,至少短时间内,他不需要担心驳杂精神力带来的痛苦了。

  “我之前对你的属下说过我的要求……。”

  “我从没想过要远征银心,也不曾有与摩柯神族为敌的打算,无论他们对地球有什么企图,地球已不再是人类的家园,你认为,我们会为了不存在的利益,而去与强大到不可战胜的敌人作战?”

  高峰可不相信米迦勒那些鬼话,不止是他,连五月和燕二十九都没有当回事儿,他们认为摩柯神族很可能存在,也许是真的,但并不代表,他们就是在月球建立基地的幕后黑手,而米迦勒所谓的银心远征,更不可能吸引高峰,他还没有准备好在宇宙漂浮几千上万年,只为了到一个他几辈子都不曾去过的地方找祖宗的灵魂。

  高峰断然拒绝显然没有出乎米迦勒的意料,她稍微沉默了几秒钟,突然对高峰说道:

  “其实我在很久以前,就很羡慕人类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情感,,还有追求,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甚至是上的,因此有了现在的形象,但不仅仅是虚拟的投影,你想见见么?”

  不等高峰点头或者反对,阴暗冰冷的房间突然形象大变,无数鲜花绽放,阳光也从蓝色天空般的天花板上投下,随后蝴蝶飞舞,鸟儿鸣唱,溪水潺潺,七色霞光在喷泉上凝聚,脚下不再是冰冷的金属底板,而是柔软如沙的草坪,即使坐下,也不会被尖锐的草头刺痛。

  这片近乎于天堂的空间出现,高峰非但没有赞赏,反而一脸阴沉,因为他的感知并没有发现有虚假的地方,反而能够清晰的发现,一切都是真实的,真实的让他不安。

  :evgan1()!!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