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游戏竞技 > 末世黑暗纪 > 333 战后
  飘渺波动的粉雾长带刷地向高峰抽了过去,高峰只是一个闪身,就从丝带便错身而过,眼看已经躲过,抽空的丝带整个爆开,漫卷着向高峰包裹。

  旋转在高峰身边的飞刀刷地结合在一起,宛如孔雀开屏一般展开,将大半的粉雾挡在外面,高峰继续前冲,已经接近迟叶叶。

  迟叶叶心中反而安定,她害怕高峰像刚才那样对她展开飞刀散射,但并不害怕高峰本身。

  高峰一声大喝,死神弯刀闪电一般向迟叶叶斩落,迟叶叶脸上古井无波,间不容发地拍在弯刀的侧面,让高峰的弯刀一下弹开,就速度和眼力来说,迟叶叶不比他差上分毫,力量比他现在的状态更加强大。

  高峰紧握刀柄的手掌一阵麻木,不等收回弯刀,迟叶叶已经近身,再次挥起巴掌,反手抽在弯刀上,啪地一声,就将其抽飞,高峰还是第一次被别人夺走兵器,当时就是一愣,心头却感到惊骇。被人空手夺走兵器,恰是最让人接受不了的。

  短短一秒钟不到的惊骇,让高峰的胸口狠狠地被踹上一脚,高峰喷出一口热血,倒飞了出去,迟叶叶不再动用粉雾,犹如野狼扑食般,飞速向高峰追来,双手拳握抱在一起,准备彻底解决高峰。

  高峰倒撞在地上滑开,撞飞无数倒插在地上的飞刀,飞起的飞刀尚没有结束翻滚,便犹若流星一般向迟叶叶飞去。

  迟叶叶的身形灵敏到极致,晃动中就躲过当面飞来的飞刀,挥起的拳头像高峰的脑门撞下。

  就在这时,高峰眼睛的瞳孔骤然扩散,几乎占据整个眼眶,额头暴起一根根青筋,嘴里大声喝道:

  “给我爆……。”

  迟叶叶看到高峰的样子,却没有放在心上,对他这种战场上的老人来说,任何干扰都是多余,挥下的拳头毫无遮挡地落向高峰的脑门。

  “碰……”

  几声轻响混在一起,同时在迟叶叶身上爆开,无数金属碎片撕裂伤口,让她残哼着倒飞了出气。

  却是之前插在她身上还没有取下的飞刀,为了防止高峰取用,她用肌肉将刀刃夹住,只等结束战斗之后,再处理伤口。

  高峰在最后关头没有用擒拿手法,在绝对的力量下,擒拿并不一定管用,反而因为危险的逼迫,而打破了能力的桎梏,在关键时刻衍生出新的能力金属自爆,这也是迟叶叶就在身边的缘故,若是隔得远了,就没有这个效果。

  迟叶叶受到重创,踉跄着跌了出去,高峰双手撑住地面,猛地跳起来,走了没三步,再次跌下去去。粉雾已经侵入他的五脏六腑,让他全身的力量都快笑容,唯一能够仰仗的,还是他的能力。、

  迟叶叶的手臂,小腹,大腿上洞穿了几个大口子,喷洒着鲜血,大量失血,让她的脸颊苍白,嘴唇乌黑。

  两人都没有再战之力,高峰趴在地上,狠狠地盯着迟叶叶,身边旋绕着十多枚飞刀,迟叶叶将所有的粉雾收拢在身前,形成霞光异彩的混沌云团。

  迟叶叶的呼吸开始短促,但他没有放弃,知道高峰已经灯尽油枯,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抓到高峰。

  高峰有怎么会让迟叶叶抓住自己,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就看谁先坚持不住。

  就在高峰脑中的眩晕越来越强烈,迟叶叶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稚嫩的怒吼,飞来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

  这块石头对显锋来说只是个笑话,飞了这么远距离力道已经减弱,但对迟叶叶来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石头正中粉色的烟团,崩碎了不少粉雾,虽然还没完全散开,但已经接近支离破碎,迟叶叶愤恨地盯着高峰一眼,转身就像山下跳去。

  高峰扭头,模糊的眼神看到对面的山头,金能正撅着屁股寻找合适的石头,不等产生想法,整个人便陷入一片黑暗……。

  长时间的昏迷之后,高峰是被自己给吓醒的,骤然坐起身,猛地睁开眼睛,看到做在一边的杆子,便着急的问道:

  “外面怎么样了?荒人还在进攻么?”

  说完,他侧耳倾听了一下,没有听到外面战场上的海啸厮杀声,有一把抓住杆子的手臂说道:“是不是失败了?”

  高峰因为昏迷,不仅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也失去了对战场的控制,不知道战场之上是什么结局,而这场守卫战实在输不起,一旦有失,将是灾难性的。

  杆子奇怪的看着高峰说道:“荒人不是被大长老您给吓跑了?现在围墙外面只有尸体,哪儿还有活的荒人战士啊?”

  杆子这么一说,高峰先是不信,随后就想明白,一定是他最后爆发的能力,让迟叶叶受到重创,心里陡然激动起来,撑在床沿就像站到地面。

  “小心……。”

  杆子高声惊叫,随后高峰就无力坐在床上,连饭的战斗和惊吓,还有粉雾的原因,导致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到现在还没有恢复。

  “大长老,要着急也不是现在,等您把身子养好了再说,下面的勇士现在正鼓着气,要再打一仗给您长长脸,说是不能让您一个人打退荒人……。”

  杆子装作没看到高峰阴晴不定的脸色,半是安慰,半是宽解地对高峰说道。

  “现在什么都不要做,和大队伍取得联系,让他们赶紧对满头施压,不管想什么办法,先让满头乱起来,不能让他们再派出兵力过来攻打我们……。”

  高峰知道,满头那边承受的压力将是以前数倍,迟叶叶受伤,意味他们的高阶伽罗不再有威慑力,再也没有人能压制天爪,这个时候才是最好的时候。

  “冼钊已经派人去了,不过我向荒人应该不会再过来了吧?有大长老你在这儿,他们应该……。”

  杆子对高峰的崇拜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没有人能在天上飞,但高峰就能,所以他相信,有高峰在,荒人来的再多也不可怕。

  高峰不由地苦笑起来,摇头说道:

  “我在这儿也没用,我不可能将荒人一口气杀干净?我昏过去多久?双方的损失有多少?”

  “您晕过去一天半,现在是第二天半夜,损失的不多,契奴大概伤亡了六百多人,都是被投枪射杀的,精锐勇士伤亡两百多,有一小半都是在山头上被庇护者弄死的……。”

  说起精锐勇士的伤亡,杆子的情绪有些低落,谁都没有想到庇护者会率先出手,措手不及,两座山头警戒的精锐用勇士几乎全军覆没,杆子那边还好一点,在最后关头,他下令剩下的勇士全部撤退,高峰这边差不多有八十个精锐勇士就这么毫无意义地死在粉雾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