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游戏竞技 > 末世黑暗纪 > 188 渗透
  更新时间:2013-02-16

  庄羽之前对高峰所说均是实话,没有任何夸大的地方,高峰跟着庄羽在复杂的地道中穿行,过了不少时间,终于到了他的目的地,月昙家族内部的地道,这个地道是月昙家族修建的紧急出口之一,很多年都没有人打理,成为荒废的地道。

  鼠族在三十年前发现这个地道,便一直隐蔽不发,他们知道发现这里意味着什么,月昙家族一旦发现地道被鼠族发现,一定会覆灭整个鼠族保密,可今天,在高峰的请求与保证下,庄羽还是决定冒一次险,只为还掉高峰的人情。

  庄羽不是个做大事的人,能够服众,却不懂得心机,一张大嘴巴,只要碰到对胃口的人,恨不能将自己几岁还在尿床都说出来,属于君不密而失国的典范内型,所幸鼠族是最被歧视的一群人,基本没有人愿意和他们交流,这也是庄羽为什么对高峰掏心窝子,只为了高峰表现出来的尊重让他得到满足,

  高峰和庄羽摸黑走在通道中,几次高峰都差点被坎坷的地面给绊倒,庄羽则不一样,任何黑暗的地方,在他的眼中都不是问题,行走如风,若不是顾忌高峰,说不定早就没有影子了。

  高峰不止一次踉跄撞到墙壁,脸上身上都被撞到,让他心中焦急起来,不由地摸索着身上,想要找出照明的东西,

  最终,高峰摸到了用途不明的墨镜,高峰相信,在这个看不到太阳的时代,是用不上太阳镜的,出现在狙击手的身上,也不是用来装饰的,那就是说,这东西是他不了解的军事用具。

  当高峰试探着戴在眼睛上,下一刻他惊奇的发现,周围一切都清楚起来,潮湿的墙壁,稀泥浆地面,还有前方快速移动的庄羽,所有的一切都在莹绿色的光线中显现,虽然不是绝对清楚,但高峰已经不需要庄羽刻意等待了。

  月昙家族此刻处于极度戒备状态,数百个家族武士守卫在家族的各个角落,连只苍蝇都不会放过,以往热闹的花园也静寂无声,远处的轰鸣隔三差五的传过来,城市燃烧的大火始终不曾熄灭,浓厚的黑烟不断将焦黑的飞灰送过来,犹如黑色的落雪,将房顶屋面,还有花园走廊全都布满黑色。

  就在花园一角的石林之中,一块小型石柱突然移动到一边,露出黝黑的洞口和一双大手,下一刻大手在洞口撑起,露出高峰的脸颊,快速上到地面,高峰小心地观察周围动静,没有看到其他人,才收回随侍准备投掷的飞刀,向张望的庄羽做了一个手势,便将石柱移回。

  这个花园高峰以前并没有来过,不知道具体的地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高峰非但没有隐蔽身形,反而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一直到他在转角处遇到两个家族武士,这两个家族武士看到高峰,同时抽出长剑,却被高峰眼神中的愤怒给吓到了,不由地同时跪下低头颤抖。

  高峰也不曾在意他们,背着双手,迈着脏兮兮的脚步从他们的面前走过去,但凡有家族武士拦截,也不出声,就是一眼瞪了过去,表现出绝对的权威与狂躁,让人不由地心折。

  并不是高峰霸气侧漏,而是他所表现的气质和月昙益太像了,一个人可能会因为服饰与装束引起别人怀疑,但绝不会因为气质和习惯引起别人怀疑,虽然月昙益只和高峰见过一面,高峰却能将他的表现出来的特质记在心中,作为曾经的军团长官,高峰也具有上位者的气势,双方在这一刻几乎重叠,让他在家族武士面前就是月昙益的化身。

  高峰这一次是冒险而为,他知道,翠柳城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月昙益绝不会留在家族内部,而家族武士并不会知道月昙益的行踪,这也是他唯一能穿过重重防护,去取得唤醒药剂的机会。

  豁牙的伤势是高峰心中的创伤,为了救治豁牙,高峰情愿以身犯险,而在家族中,身边人多是庇护者,让他全天二十四小时被监视,想要偷到唤醒药剂难如登天,所以在城市遭受劫难的时候,他就一直有这个打算,遇到庄羽,恰好让他的机会平添三分。

  当高峰顺着通道,向防守最严密的地方走去的时候,月昙益正疯狂寻找高峰,同高峰认定这是偷取唤醒药剂的机会一般,月昙益也认为这是杀死高峰的最佳机会,因为高峰已经离开了惑星的视线。

  这些天,月昙益都被九玄给缠住,他对这个女人并不感兴趣,或者说,对强过他的女人统统不感兴趣,每每表现出抵触的情绪,原本九玄只是对他好奇,但月昙益的表现却让她气恼,竟然看不上她?

  可越是这样,她便越是感到惊奇,在玄烨城邦没有人不认可她的美丽,还有她的地位,唯独她略有好感的月昙益却和别人不一样,便更加追的紧,一来二去,就如普通的少女一般,对月昙益有了感觉。

  月昙益这些天的遭遇就和高峰一样,被强势的女人给缠住,就算他想要谋算高峰,都得不到机会,心中几乎将九玄给恨死,而在这场灾难之中,九玄主动离开他,去清剿来袭者,让月昙益自以为找到机会。

  月昙益在城市中四处寻找高峰的踪迹,甚至在家族的大门安排了人手,必须阻拦高峰进入家族,却没有想到,高峰已经借他的名义站到家族最森严的赏功堂,家族的核心区域就是药房,而得到药剂的机会只有立功之后的奖赏。

  这里也是防备最森严的地方,高峰并不知道这里到底有些什么,只是发觉,到了这里才是戒备最森严的地方,就算不是药房,也必然是最紧要的地方之一,当他在十多名家族武士和十多具床弩面前淡然地走进去之后,便感觉全身的皮肤都被空气中蕴含的森严气息给刺痛。。

  这时一件阴暗的房间,除了他所站立的地方,其他一切都被黑暗掩盖,到了这里,高峰硬着头皮向前走去,不管成不成他都要试一下,能唬弄过去是最好,就算不能唬弄过去,他还有幽明的儿子这张底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