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游戏竞技 > 末世黑暗纪 > 1905 重返
  轻描淡写的将黑色狂潮吸收后,高峰在心中泛起丝丝振奋,这才是浩劫伽罗留下的宝藏,以浩劫伽罗身前的能力作为基础的死亡叹息,通过符文控制,能够掠夺任何能量,并可以摧毁超强合金,是绽放在星空的死亡之花,入侵火星的摩柯族舰队便是毁灭在这种能力之下,一直到现在,依然是摩柯神族的禁忌,甚至将其列为最高机密,任何主脑都没有备份的信息与资料,就是害怕有族人不小心将其从火星释放。

  得到过浩劫强者记忆的高峰,知道死亡叹息真正的威力,在浩劫强者最巅峰的时期,死亡叹息能够化作上千公里的星空巨兽,摧毁小行星也不在话下,摩柯神族的战舰碰到就是死,可惜无数年过去,死亡叹息也损耗很多,能够聚集成星空巨兽的黑色物质,如今只能变成一只巨爪,威力十不存一,想恢复从前,至少需要一颗生命星球献祭,才能达成愿望。

  对此高峰并无失望,哪怕死亡叹息远比万物凋零强大无数倍,只要有死亡叹息,就能源源不断的吞噬能量补充自身,相当于挥霍不尽的能量与体力,即使匹敌整个舰队也能毫发无伤,可问题是,这是别人的能力,也许存在未知的隐患,高峰更愿意提升自己的能力,他相信万物凋零到了一定程度,未必会比死亡叹息差。

  带着汇聚的生物舰队,高峰来到一处巨大的环形山脉,悬浮在山脉之上,无数蓝色的光晕从高峰身上扩散,形成蓝色的潮汐,缓缓下降,将整个山脉包裹其中。

  晋升浩劫,让万物凋零的威力扩张何止百倍?放在以前,高峰是怎么也做不到,将整整一座山脉解析,解析的时间不长,十分钟不到,整个山脉便开始崩溃,无数尘埃缓缓升起,形成环形冲击波,一圈圈的向四周扩散,尘埃升起的最高点,一度超过上千米,而扩散的范围,至少十倍于环形山的基础面积。

  尘埃消散的速度不慢,等到尘埃隐藏的东西逐渐显露,高峰一个闪身回到了阿尔法旗舰,让抱着双臂一脸不屑的阿尔法赶紧站好,煞有其事的打量着屏幕上的尘埃云。

  “哇,好多亮晶晶,我们又能解冻小伙伴啦,这次不准阿尔法贪污亮晶晶拉……。”

  小迷糊蛋说着不知所谓的话语,阿尔法的眼睛却慢慢的睁大,一直睁到了极限,两只眼球都快掉出眼眶,小嘴儿却在用力的吸气,小手更是捂住胸口,似乎要将剧烈蹦跶的心脏给按回去。

  “哇呜,这……,这又是给我机会贪污,然后被打屁股的节奏么?”

  好一会儿,阿尔法梦游般呻吟出心中的话语,而在她的眼睛里,无数能量晶石堆积出一座百多米的小山,换算面积,这座小山的体积比阿尔法的旗舰还要庞大,这是多少千万颗能量晶石啊……。

  到了高峰这层次,能量晶石就与普通的石头没有什么两样,他不需要任何武器和其他附属装备,甚至连衣服都不需要,完全可以利用各种元素,凭空造一件最顶级的华服。

  可对于生物舰队来说,晶石小山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美味大餐,战舰修复需要能量晶石,物资补充需要能量晶石,制造新的生物战舰同样需要能量晶石,甚至解冻新船员,也需要能量晶石维护日常消耗与学习成本。

  等生物舰队重新返回星空,舰队里没有一寸多余的空间,所有角落都堆满了能量晶石,而战舰本身也将能量储备提升到极致,可以说所有的战舰都吃撑了,满脑肥肠的摇摆在星辰的海洋中。

  至于阿尔法更是幸福的苦恼,因为还有至少三分之一的能量晶石留在火星,而她如今即使睡觉,也只能趴在硬邦邦的能量晶石上,谁让她的床铺也堆满晶石,相比来时的单调与枯燥,返回更加痛苦,至少不会走路担心随时被能量晶石绊倒,摔的鼻青脸肿,至于小迷糊蛋,早已叛变,紧随在高峰身边,真正做到翱翔与星空,骑着火龙,在力场保护下,享受零距离的星空触摸。

  高峰稳稳当当的站在火龙的头顶上,衣袖被小迷糊蛋紧紧抓住,另一支小手则不断的抓着空无一物的星空,万分好奇,自己为什么不会被真空伤害,脚下的火龙从未有过的老实,在高峰出现的第一时间,火龙就像羊羔遇到猛虎,连战栗的资格都没有,生怕高峰一个响指,就让自家灰飞烟灭,所以当高峰驾驭它返回月球是,那速度比来时还要快上三分,平稳更是不说,让高峰就像站在家里的客厅里,欣赏叫做漫游星空的三维电影。

  回到月球基地的第一件事,高峰就将基地内部的空间扩张了十倍,大片大片的空白区域等着人们利用各种工具与设备填充,而游荡在星空的小行星也纷纷出现在太空城的附近,不多时,数十亿吨的金属材料老老实实的堆积在外太空制造车间,变成各种成品与半成品,第二座太空城的建设已经提上日程,这次准备建造一座真正适合人类居住的生态城,山川河流,牧野良田一样都不会少。

  随着燕二十九等高层再次陷入狂躁的忙碌状态,一切的作俑者却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地球,而随着高峰一起返回地球的,还有一个精灵般完美的女子。

  揽着米妮的小蛮腰,高峰来到了怒雪山谷,踏入怒雪山谷瞬间,一股轻灵的气息便从不远处雀跃而来,带着满满的欣喜与欢快,这是庄迷蝶对高峰的迎接。

  米妮惊奇的看着前方那片小小的森林,似乎不敢相信这奇迹,在摩柯神族残酷的生态武器下,地球竟然还有一片保存完好的原生态,无论是枝繁叶茂的树木,还是争奇斗艳的百花,都在显示勃勃的生机,与其他地方万物枯亡的景象截然不同。

  “这,这真是奇迹,恐怕连灵族都无法做到,太让我惊叹了……。”

  米妮激动的语无伦次,神情恍惚着向花园走去,绝美的身姿,就像游走在大地上的女神,让人说不出的神圣与美感,可就在米妮不小心踩断一株小白花,一股凶残暴戾的恐怖气息瞬间出现,宛若死神的镰刀将米妮锁定,随后便是杀机盎然的红光,直向米妮脆弱的脖子斩去,而米妮除了惊恐的睁大瞳孔,就再也无法做出其他反应了。

  “哼……。”

  高峰一声冷哼,让米妮面临的死亡威胁瞬间停止,接着一个纯银般铸就的小人从半空跌落,啪嗒掉在草地上,惊恐的颤抖,这小人有着不下于米妮的绝美容貌,却保留昆虫的痕迹,额头上两根触角始终对准高峰的位置,而身躯的颤抖却越来越剧烈,就在小人恐惧到极限时,木屋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两个大美人。

  庄迷蝶已经变得与正常人类没什么两样,继承她目前的身躯,美貌不差米妮分毫,身材凹凸有致,成熟不乏妩媚的气质,让高峰不敢相信,小女孩儿已变成了大美女,花刺依然是老样子,但肌肤更加水润光滑,眉眼间也没了呆板,顾盼生辉的神采让她的容貌增加了一个级数,更加漂亮了。

  “大哥哥,等了你好久,怎么才来呀……。”

  庄迷蝶眼中只有高峰,看不到一边微笑着点头的米妮,仿佛欢快的小鸟,扑进了高峰的怀中,一股清甜的自然气息顿时冲入鼻端,仔细观察,高峰发现庄迷蝶的肌肤如水晶般透彻,隐约散逸着淡淡的绿意。

  “没想到,你真的活过来了,总算没让我遗憾……。”

  高峰带着感叹喜悦的说道,可庄迷蝶却突然沮丧了,将高峰的手握住,按在自己的心口上,在高峰驱散触碰柔软激起的涟漪后,他才发现庄迷蝶没有心跳,同时精巧的小手也没有任何温度。

  “慢慢来,一定会好的,你以前还不能走路呢,以后的事儿,谁也说不准……。”

  高峰只能安慰,好在庄迷蝶终究是个乐天派,曾经在绝症下,也依然保持着开朗,自然不会因为小事儿颓废,牵着高峰的手,叽叽喳喳说着各种话题,都是小女孩儿各种话语,也亏高峰耐得住性子,反倒是容貌绝美的米妮被冷落一边,无论是花刺,还是庄迷蝶都将其忽略。

  “上个月,小白生了一窝小兔子,一共有六只呢,我给他们都取了名字……。”

  “咯咯咯……,你不知道,花花好笨的,到处藏坚果,却没有一次找对过,还是我帮它找出来,放到窝里……。”

  “告诉你哦,花姨晚上睡觉会变得好奇怪,偷偷的摩擦双腿,你说是不是……。”

  高峰已经被精灵古怪的庄迷蝶弄得无语了,尤其是她将花刺开玩笑,立刻将脸一般,严肃的说道:

  “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呀,整天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你还是小孩子啊……。”

  庄迷蝶一听顿时不高兴了,掰着手指头算道:

  “我认识你到现在快四年了,我死的时候,已经十三岁了,算下来我十七岁,已经可以生宝宝啦,你说我哪里小了?何况花姨还是我介绍给你的……。”

  庄迷蝶的话让高峰彻底无语了,仔细看了看小女孩儿,发现她真的不小了,尤其是继承她母亲的躯体,成熟女人有的一切,她都有了,只是高峰怎么也不会忘男女方面的事情想,在他心中,庄迷蝶永远都是仰望星空的小女孩儿。

  “我讨厌你带来的女人,她身上有你的味道,你是不是瞒着我偷情了?”

  庄迷蝶间高峰不说话,话题一转,扯到了米妮身上,这下让高峰尴尬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身后却传来花刺的呼唤:

  “吃饭了……。”

  花刺一如既往的贤惠,默默的为高峰准备好饭菜,问题是高峰已经不需要吃东西了,反倒是米妮还做不到用能量代替消耗,守在餐桌前,笨拙的使用筷子,与盘中的各式野菜做斗争。

  面对眼睛放在自己碗中的花刺,高峰也做不到拒绝,无奈的端起饭碗,吃着很久没吃过的饭菜,每吃一口,花刺的嘴角弧度就会深一些,让高峰心中的亏欠感也加深许多,不知不觉,他与米妮将花刺做的饭菜统统吃完,安逸的享受花刺送来的茶水,看着她忙碌家务,有种生活就该如此的宁静。

  “物资还够么?缺什么跟我说,我让飞船送点过来……。”

  有了亏欠,高峰自然想要补偿,虽然飞船每隔半个月,就会忘地面输送一批物资,除了花刺这里,还有守在玄烨主城的月撩沙。

  “晚上你会留下么?”

  花刺不在乎物资什么的,她用期望的眼神看着高峰,问出她一间面就想问的话,无论庄迷蝶在她心中多么重要,高峰都是她的男人,唯一的男人,这让高峰准备离开,去其他地方看看的想法消散一空,重重的点头。

  一般来说,庄迷蝶不会留在小木屋睡觉,晚上她会回到花团的中心,以树人的形态沉眠,而花刺的房间也始终只有一张床,问题是,高峰留下,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的米妮也要留下,这让高峰有些苦恼,最终,高峰用浩劫强者的绝对实力,为花刺在木屋便塑造了一间蔓藤小屋,里面安装了蔓藤编制的蛋形床,按照米妮的说法,这间小屋具有灵族风格。

  当夜晚来临,高峰躺下时,花刺竟然破天荒的主动起来,狂野的就像一头小母狼,让高峰顿时沦陷在狂风暴雨中,这一次高峰将欠了许久的公粮缴纳,彻底满足了花刺的需求,才被勉强放过,让高峰有种被玩弄的赶脚。

  好不容易决绝了花刺,高峰正想思考一会儿,为下一步制定计划,却不曾想到,一具丰润妖娆,带着少女芬芳的身躯突然摸了上来,却是庄迷蝶。

  “嘘……,好好睡觉……。”

  庄迷蝶偷偷的对高峰说道,说完便搂着高峰的脖子,窝在他怀中甜甜的睡过去,让搂着她的高峰心中一片狼藉,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能不能让他当个安静的美男子?

  “小姐平时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不过你不用担心,小姐只是将你当做哥哥……。”

  花刺突然在高峰身后幽然开口,让高峰心中的纠结顿时消散很多,看着怀中已经熟睡过去的庄迷蝶,嘴角浮现一丝温馨的微笑,偷偷的吻向庄迷蝶的额头,不曾料到,庄迷蝶突然扭头,结果吻到了她的嘴唇,让高峰比钢铁还要强大的心脏扑通乱跳,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却没看到,庄迷蝶嘴角的偷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