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游戏竞技 > 末世黑暗纪 > 1850 父子见面不相识
  枫叶小山不知道,东南之战的影响日益加深,全世界绝大部分地区都在饱受自然灾难的浩劫,气候的强烈变化,也让生存环境剧变,很多生物种群彻底灭亡,更多的生物正在灭亡的边缘,无边无际的无限森林已彻底消失,而广袤草原那庞大的生物种群,也在大面积的死亡,连生存能力最强悍的灾兽,还有对危险最敏感的四耳粉貂,也随着无限森林的消失,而濒临灭绝。

  “哈,哈哈,不就是暴雷高原么,只要你们愿意付出代价,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能量晶石,苦力人口,粮食布匹,珍惜灵药,矿场资源,这些都可以换,那边可是方圆数千里的肥沃土地,有几十万野牛野鹿,还有水晶一样清澈的大湖。”

  枫叶小山并不认为对方真是为了暴雷高原,想要进入高原,必须横穿西部荒野,搭载改制的密封战舰,然后在神秘丛林进入,顶级家族想要这么做,根本不可能将数以万计的人口与百万吨的物资转移,所以他也就随意打着哈哈,就等对方按耐不住,主动透露意图。

  就在这时,枫叶小山的心头突然悸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他感应到了,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与悲伤,随即浮空飞艇外面发生了新的变化,一个个崩云圣主大呼小叫着胡乱飞行,炫丽的光晕如编制的彩带在空中相互缠绕。

  “不好。”

  崩云伽罗突然大叫一声,反身撞破了自己设下的屏障,一头扎入半空,在狂风席卷之前,枫叶小山看到一个满身披挂蔓藤的雄壮声音,正在半空与七八名崩云伽罗交手,也正是那个身影,让他异常的亲切与熟悉。

  “那是什么混沌神王么”

  笑天歌一直在做木头人,既不说话也不动,他的脾气虽然火爆,但并不傻,只要有机会活下去,也不会去刻意找死,崩云伽罗离开瞬间,他就恢复了活力,凑到呆滞的枫叶小山身边,一个劲儿的询问,为即将撤退做好准备。

  在笑天歌看来,无论是顶级家族的崩云伽罗,还是混沌神王,都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对象,以其卷入这场不对称的战斗,还不如寻机撤走,至于下方等待救援的自由之城平民,只能看运气了。

  “是他,一定是他,这个老家伙终于舍得回来了。”

  枫叶小山微微战栗,望着那道仿佛触手怪一般,卷着漫天的蔓藤,与七八个崩云伽罗打的不可开交的影子,咬牙切齿的说出心中的话语。

  “他”

  笑天歌疑惑的望着那道雄壮的身影,似乎觉得有些眼熟,若是高峰在这里就能认出,让枫叶小山激动不已的人,就是枫叶家族的族长,豪气冲天的枫叶狂,只不过枫叶狂的形象大变,让曾经与他见过面的笑天歌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来。

  能与众多崩云相抗衡的枫叶狂实力绝对在半步碎星的阶位,如果与高峰相比可能没什么,毕竟高峰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碎星以下的任何人,甚至连碎星伽罗也能战而胜之,但对消失之前还是半步崩云的枫叶狂开说,这已算是奇迹了,毕竟没有人能够在刚刚晋升崩云伽罗,就能拥有半步碎星的实力,可以说,若枫叶狂还是崩云初阶,这里的任何一个崩云伽罗都可以轻松压制他。

  枫叶狂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是他怪异的战斗方式,还有他非人类的怪异造型,仔细观察,枫叶狂并没有崩云伽罗特有的能量光罩,动手之际,也没有那灿烂绮丽的光幻色彩,有的只是从他血肉之躯里生长出来的翠色蔓藤,乍一看,枫叶狂就像个带着蔓藤头套,腰间围着蔓藤草裙,背上挂着蔓藤披风的神经病,可事实上,每一根蔓藤都是从他的皮肉里生长出来的,一头连接着血肉,一头化作坚固的长鞭,抽打在崩云伽罗护身的光罩上,力度稍大,就将那看得见摸不着的光罩给抽碎。

  七八个崩云伽罗,每个都是成名已久的强者,他们都是从低阶伽罗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能够成为万中无一的顶级强者,心志不可谓不坚韧,可对付神经病一样见谁打谁的枫叶狂,他们也没有快速解决战斗的办法,无论是能量攻击,还是众人围攻,都无法奈何枫叶狂那飘逸舞动的蔓藤,偶尔不小心被蔓藤抽中,反而会破坏他们的防御。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崩云伽罗们就认识到,这样打下去不行,不等将枫叶狂干掉,他们就得先一步将自身能量耗干净,再说,看似威风凌厉的能量攻击感觉像是给对方身上的蔓藤进补,这么激烈的攻击下,翠色的蔓藤非但没有折损,反而更显艳丽,有种青翠欲滴的鲜嫩。

  仔细观察,崩云们又发现,枫叶狂从头到尾没有任何防御的动作,对来自敌人的攻击也不闻不问,只是埋头胡乱抽打,甚至找不到他攻击的重心,不像战斗,更像是神经病挥刀乱砍。

  一直观战的枫叶小山无意间与枫叶狂照面,顿时感到一阵惊悚,枫叶狂的眼睛里没有瞳仁,只剩一片雪色的空白,那不是正常的眼睛,甚至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就像一头发疯的野兽,像任何可以攻击的生物撕咬。

  这不是他不负责任的老爹,而是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野兽发出惨人的咆哮,向围在身边进退不能的崩云伽罗嘶吼,更对的是对食物的渴望与贪婪,在他嘴角流淌着晶莹的口水,一直滴到胸口,积累出好大一片黏糊糊的液体。

  突然一个前扑,挥动十多根蔓藤向身前最近的崩云席卷而去,犹如张网以待的蜘蛛,面对他的崩云伽罗双手蓄积着淡黄色的光团,在对方扑来瞬间,如两颗高速破空的炮弹,以超过肉眼可及的速度,向枫叶狂粗犷的脸颊砸去,随即向后飞退。

  就在淡黄色光团闪现在枫叶狂脸颊时,一道悄无声息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一名双眉入剑,眼神阴森的崩云伽罗手持一柄有光晕凝缩的利剑,向枫叶狂的后心刺去,这是高阶崩云独有的手段,能量实质化,看似不起眼,实际上将能量的杀伤效果提高数倍,一旦被刺中,即使最坚固的能量护罩也会破碎,若不是有人引开了枫叶狂的注意力,崩云伽罗绝对不会冒险近身作战,这意味着对方的反击很难避开。

  眼看枫叶狂就要被一剑毙命,正向前索敌的蔓藤突然倒卷向后,形成一张大网,猛地将背后的崩云伽罗罩住,十多根长在背脊上的蔓藤,就像绞肉机上锋利的刃口,轻轻松松绞碎了崩云伽罗的护身光罩,也将那柄犹如实质的能量利剑彻底打散。

  被蔓藤卷入的崩云伽罗发出凄厉的嚎叫,向其他崩云求救,可惜一切发生的太快,眨眼间,崩云伽罗就被蔓藤裹成了粽子,轻松挪到了枫叶狂的身前,被他一把抱住,就像抱着玩具娃娃的小女孩儿,只不过长着络腮胡子的小女孩儿,明显画风不对。

  更加不对的是,枫叶狂张开的大嘴,露出的是白森森的尖牙,那并非人类的牙齿,更像是野兽,在周围正要展开救援的崩云惊骇的眼神中,锋利的牙齿最终落到了困住的崩云脸上,凄厉的惨叫声中,牙齿撕开血淋淋的皮肉,轻松卷走半张脸皮。

  所有崩云惊呆了,他们呆滞的望着枫叶狂锋利的牙齿将那块淌着鲜血的皮肉嚼碎,顺着喉咙吞进了肚子,少了半张脸的崩云疯狂的挣扎,就像溅了清水的油锅般剧烈,可他的挣扎引发了第二次进食,被撕开的喉咙不断喷射着利箭般的鲜血,高压水枪似的,将血液一股股溅射到枫叶狂的脸上,满脸鲜血的枫叶狂,在这个时候更像是一只恐怖的食人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