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游戏竞技 > 末世黑暗纪 > 1669 无涯的打算
  “无涯圣主为圣主,天罡圣主亦是圣主,我们没有话说……。”

  先前还直呼其名的族长此刻比谁都沉稳,以绝对的中立姿态,向血无涯阐述他们的态度,不管是血无涯还是天罡圣主,他们都不会再参合,就算两个人打生打死,与家族也没有关系。

  血无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当日他自请龙纹战袍的目的,可不单单是为了给妹妹报仇,血狱家族才是他的最终目的,除了向高峰表达恭顺臣服,另外一个目的,未尝不是给家族谋求一条退路,虽然之前口口声声要灭亡家族,但内心里,还是怀念自己与妹妹小时候在家族内的生活往事,这些都是无法割舍的羁绊。

  “我还有话说……。”

  此话一出,万言静寂,所有人都盯着血无涯,心中不由地泛起一阵荒谬,难道血无涯真的疯狂到对整个家族发起报复?要知道家族嫡系子弟上前,旁系子弟上万,妻儿家人至少有十万不止。

  “我回来的目的不止是杀掉血无锋,家族万事不公,也没有必要再以家族的形势存在下去……。”

  “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要分家么?”

  族长刚刚压制的情绪,在血无涯的话语中再次爆发,眼前这小子实在可恶,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没有家族的庇护,其他顶级家族会放过他们么?

  “分家?”

  血无涯反问,随之一声冷笑,摇头不止,在其他人都快压制不住对血无涯的忌惮,再次群起而功之前,血无涯说道:

  “我不需要血狱家的资源,人口,土地,还有财富,也不稀罕这些,今天过来,除了要杀掉血无锋,只为给家族的子弟一条活路罢了……。”

  “活路?凭你?”

  苍老而熟悉的喝问声中,血无涯眉头一挑,随即闪过一丝无奈,他可以对家族的任何人无礼,但惟独不能对这个老人不敬,不止是老人从绝地中带回父亲的尸体,还养育了他与幼年的妹妹,甚至为血无锋抢夺他妹妹的事情,被打的吐血,从而落下常年咳嗽病根。

  “老瓦叔!!!”

  血无涯恭敬的向来人问好,老瓦就是这人的名字,身为旁系出身,哪怕已垂垂老矣,也不过憾军阶位,在家族中实在不值一提,自然也没有精英待遇,享受正名的权力,但在场没有人敢轻视他,只说血无涯是他养大这一点,就足以让无数裂山向老瓦装孙子。

  “我不是你老瓦叔,也不敢认崩云伽罗为侄儿……。”

  老瓦心中有气,言语也不好,但血无涯依然小心翼翼,比见到天字辈的长辈还要恭顺,让很多人差点挤掉眼珠子,早知道何必让天杀圣主出马,直接让老瓦出来不就得了?也有人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人可以制住血无涯这匹脱缰之马。

  血无涯对老瓦的态度讪讪一笑,随之换做冰冷扫过周围偷偷张望的众人,最后无奈的说道:

  “老瓦叔,就算您出面,血狱家族也不能留在这儿,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一片死地,不管有多少崩云伽罗,都未必能够保存家族的人口……。”

  此话一出,老瓦微微变色,一张老脸阴晴不定,好一会儿才摇头说道:

  “你回来不该与家族斗气,你爹娘的坟头都长草了……。”

  说完,老瓦转身离开,他不愿意牵扯进家族的纷争,出现在这里,除有人在暗地里运作外,老瓦更希望血无涯能风风光光的去扫墓,让九泉之下的老友可以瞑目,作为老人,可以期盼的也只有这点。

  “无涯圣主?您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血狱家族此时也感到不对劲儿,血无涯说的那些话,绝对不是随口戏言,也没有那个崩云伽罗会无聊到说这些。

  血无涯自然没有更多的口舌去解释清楚,随手扔给一块电子软屏,上面记录树人拍摄的东南大战画面,其中就有樱羽王与混沌神王众多分身决战的场面,若不是看到这个,血无涯也不会心急火燎的赶回来整编家族。

  “给家族七天时间准备撤离,七天之后,不想走的人就留在这里,唯独要将血无锋交给我……。”

  说完之后,血无涯连家族驻地的大门都没进,转身向父母与妹妹的坟头方向走去,他要守墓七天,等待家族最后的决定。

  电子软屏在顶级家族中并不陌生,没有特意设定密码锁,很快就展开虚拟屏幕,播放出东南大战最真实的拍摄画面,画面是以树人的角度拍摄,不管是混沌阵线的强大舰队,恐怖的巨型毁灭王朝,还有樱羽王与高峰等人的强大,全都尽数展现在众人面前,尤其是混沌神王强大的分身,压制高峰与萧翎的绝对力量,以及最后樱羽王化身为碎星伽罗的绝世风姿,还有自爆后,那蹦碎天地的恐怖。

  血无涯只是安静的守墓,同时等待着血无锋最后授首的日子,比起直接找上门一枪毙命,他更希望血无锋能在恐惧的等待中煎熬,有了电子软屏记录的资料,相信血狱家族内部会有新的认识,至于血无锋,早已经是无足轻重的蝼蚁,哪怕天罡圣主拼了老命,血无涯也有信心当着天罡的面,杀掉血无锋。

  七天的时间里发生了不少事情,比方说血狱家族悄无声息的收拢部属与资源,隐隐有分裂的趋势,恐怖神王制造的死亡直线,正式进入顶级家族的视线,也让血狱家族拖拖拉拉的准备加快了不少,还有自碧玉与倾城家族试探性的结盟请求,也让血狱家族感觉到大雨临城的压迫感。

  这些都不足以打动固执的天罡圣主,倔强的老头压根就不相信血无涯带回来的情报,认为都是血无涯逼迫他的假情报,至于天杀圣主的试探,就更不放在天罡的眼里,天罡是个什么货色,没有人比天杀更加清楚,哪怕耗费一点点能量,都会觉得亏了大本,指望天杀还不如指望母猪上树。

  七天时间一晃而过,无数人期待的最终时刻终于到来,不管是血狱家族内部,还是其他顶级家族,都将视线转移到了这场崩云之战,就在众人暗自在心中估算,这场新晋崩云挑战老牌圣主的战斗会以何种方式落幕时,血无涯单身出现了。

  很多人猜到了开头,没有人猜到结尾,在他们等候两个崩云相互碰撞时,血无涯已经在夜晚单身杀入天罡圣主的老巢,这场战斗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等到血无涯踩着满脚的血印,提着血无锋疲倦苍白的人头走出时,整个血狱家族为之静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