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游戏竞技 > 末世黑暗纪 > 1313 传说中的狮子
  少族长有着狼一样的眼神,熊一般的身躯,没等靠近,彪悍的桀骜之气扑面而来,作为统领数百骑兵精锐的少族长,已有了半步显锋的实力,也正是如此,远比普通人对高峰的强大有着强烈的认知,当他看到高峰与伽罗们的第一眼,就像野狼看到暴龙般惊悚。



  荒人性格暴躁而淳朴,凶悍而坚韧,而身为几千人部落的少族长,强悍的年轻人同样不缺乏智慧,没有任何迟疑的低下头,对高峰恭敬的说道:



  “我是昆腾部落首领昆山,愿为大人最忠实的爪牙,大人的仇人就是昆腾部落的仇人,大人的意愿就是我们的目标,即使死亡也无法阻挡我们完成大人的命令……。”



  很干脆的投靠,让高峰对眼前的昆山不由高看一眼,脑子一转,顿时明了,年轻的少族长能带领数百名部落精锐加入血海盟,显然智商不低,看出地下人是整个荒野的危险,如今失去了昆腾部落,就像失了根的树苗,要么成为肥肉被人吞并,要么作为炮灰毫无意义的战死,借高峰为他们报仇的机会,投靠高峰这样的强者,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会,就算作为炮灰,跟着几十个强大的伽罗,活下来的机会也比其他人大。



  “很好,我与地下人不死不休,你愿意服从我,我也不会亏待你,以后跟着我痛痛快快的杀地下人……。”



  同样简单直接,没有任何试探,高峰知道荒野的规矩,当他这些话说出口,昆山单膝跪下,向高峰献出自己的忠诚,随着昆山跪下,几百名精锐骑兵不管愿不愿意,也拖拖拉拉的跪了下来。



  数百名骑兵连同他们的坐骑,黑压压的在高峰面前一片,只有极少数的人是心甘情愿的,大多数人只不过限于少族长的强压,不得不对高峰服从,眼神中依然有着桀骜与怀疑,毕竟他们没有亲眼见过高峰的强大,也不认为高峰真能带领他们。



  对于这些从天而降的属下,高峰也没有鼓动性的演讲,看到十多个骑兵手中竟拿着地下人的制式步枪,对他们惊人的学习与适应性有些欣慰,二话不说,就将车厢里的数百支枪支给发了下去。



  蓝魔中队作为精锐部队,使用的装备自然是最好的,每个士兵都有一支远程主武器,一支速射副武器,一支手枪,少数人还有狙击步枪,多管榴弹发射器,单兵导弹,装备七百多名骑兵虽然不够,勉强也能形成一定的战斗力。



  高峰以清仓大甩卖的姿势发装备,顿时赢得不少骑兵的感激,淳朴的荒人战士拿人手短,昆山认为自己的新老板不但强大,还大方的有些过头,心中的不安也消除了不少,用荒人土话对手下大声鼓动,下一刻,荒人战士都冲高峰发出欢呼,直到此刻,他们才算初步接受高峰。



  高峰看着恍惚的荒人露出虚假的微笑,眼神闪过诡异的波动,他知道这些荒人只是为了武器而欢呼,并不代表什么,想要他们真正归心,需要带领他们取得更多的胜利,只有为他们带来胜利的首领才值得追随。



  戏剧化的相遇后,伽罗们全都有了新玩具,每人都骑着一只怪兽,在队伍边缘来回奔驰,而怪兽原来的主人则被赶上登陆坦克,好奇打量充满欧式风格的内部装备,昆山则与高峰呆在一起,小声告知高峰关于血海盟的情报。



  作为一方统领,昆山要比普通荒人知道的更多,从他的情报中,高峰并没找到关于血海舰队的消息,血海盟就是个松散的部落,因地下人对荒人的种族清洗而联合在一起,血海盟的首领全都是个个大部落的首领,最高的也只是显锋伽罗,虽然荒人战士有十万之众,绝大对数却连昆山的人马都不如,武器也多是冷兵器,只有少量从地下人手中夺取的步枪。



  另外,高峰还了解到,血海盟并非与地下人血海深仇,而是想要将所有荒人聚集在一起,形成让地下人威慑的力量,从而取得一定的谈判资本,多数部落首领都是被地下人杀怕的胆小鬼,只要有一线希望逃过地下人的清洗,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头像。



  里还有一部分比较激进的首领,多是与地下人有血仇或年轻冲动的首领,他们和一些睿智刚烈的首领团结在一起,形成血海盟里的鹰派,昆山就是其中一名实力比较强的,至于剩下的,基本就可以不用指望了。



  当高峰听完这些情报,心中顿时凉了半截,同仇敌忾是不可能了,他不能指望一群整天想着投降的家伙加入,即使用武力胁迫,也不可能一天到晚盯着,一旦被人出卖,造成的损失可比正面作战大的多。



  “到目前为止,血海盟分为三个派,血仇派,投降派,还有中间派,三方都没有撕破脸,血仇派打仗,投降派保障食物和物资,中间派补充人手,就这么凑合着过……。”



  满脸愤慨的昆山说道这里,也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若不是前些年南征,荒人伤了元气,后来又因粮食没人耕种,导致饥荒死了不少,荒人何至于被地下人逼到这份儿上?



  高峰听完久久不语,好一会儿摸出香烟给自己点上,袅绕的青烟从指间升起,遮住了他的眼神,落在昆山眼中有些飘渺的神秘感,心中更加好奇高峰的来历,却不敢问。



  听到的都是坏消息,又没有血海舰队的下落,高峰心中沉闷而压抑,脑中一片茫然,掌心的十字星突然发热,让高峰眉头微皱,很长十字星都没有动静,让他都快忘了十字星的存在,现在动弹,又要闹那般?



  下一刻,莫名的念头从十字星反馈到高峰心中,恰是昆山对高峰身份的猜想,这种感觉玄而又玄,却又无比清晰,高峰顿时了然,十字星经过一段时间的休眠之后,有了新的能力,竟然能将身边人的想法反馈给自己?



  “我是南部荒野的首领,不用再猜测了,别想太多,跟着我总是能杀地下人的……。”



  高峰突然开口,让昆山吓了一跳,就像心中的**被人窥视一般,等他听到高峰的出身,顿时激动的说道:



  “没想到您是西荒雄狮?您的威名我早就听说,战无不胜的年轻狮子,目光所向的地方,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西部的绝壁上,有他屹立世间的雕像,雕像守护石头雕琢的部落,部落里有无尽的财富,最美的女人,强大的战士,是为荒野的奇迹之地……。”



  昆山听到高峰的出身,有些兴奋的过头,竟然背诵出荒野最流行的诗歌,从诗歌的描述中,高峰得知,石头城与整个荒野的紧密联系,即使最偏远的部落,也只到石头城的富足。



  “石城早已经崩溃,财富被地下人抢夺,强大的战士也已凋零,剩下的只有无边血仇……。”



  当满怀激情的昆山咏叹西部奇迹的诗歌之后,高峰阴冷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昆山微微一愣,随即眼神中涌出愤怒的火焰,重重地向高峰点头,然后不再说话,虽然表现的比较坚强,但心中依然为部落毁灭而痛苦。



  数百名骑兵拥簇着战车,气势雄浑的冲进山脉下方,绵延不知道多少公里的山脉中间,一条天然形成的裂缝,五十多米的裂缝是中部荒野最险要的门户,这条唯一能通过陡峭山脉的裂缝周围,树立着数不清的木头柱子,很多柱子已经被风沙侵蚀,外表斑驳残缺,上面钉着一排排骷髅头,一些新立起来的柱子上,挂着一具具等待腐烂的尸体,尸体穿着地下人的军装,双手叠在头上,被黑色的木头钉住,仿佛等待晒干的咸鱼,一条条白花花的蛆虫从五官里钻进钻出,分外惨人。



  悬挂尸体的木头柱子不远,有个中等规模的集市,集市没有围墙,只有各种建材拼凑的窝棚,不时有荒人驱赶着沙驼满载货物进出,也有一群群实用牲畜被人驱赶进集市。



  集市中眼尖的人看到骑兵队伍里三辆战车,顿时引起轰动,一些穿着比较艳丽,身上佩戴各种反光饰品的商人不顾骑兵的阻拦向要靠近,还有人拉着骑兵,非要买他们身上的枪支。



  战车与武器引发的混乱在伽罗们释放的强大气场中平静,颇有眼光的商人或部落高层感到到伽罗的强大之后,连连后退,惊恐打量这支弥漫着哀伤的队伍,一些人相互交头接耳,交换着昆腾部落骑兵的情报,而高峰与昆山根本没有露面的打算,与骑兵一起进入三公里之外的驻地,此时高峰绝对没有想到,刚刚到达中部荒野,就被一双双贪婪的眼镜盯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