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0578 韦总裁的人口置换】
  “什么?”贞明公主听闻这个震惊的消息,不由再次看着韦宝的眼睛,“你已经与主上达成和解了?主上向你屈服了?这不可能!”

  韦宝微微一笑,对于贞明公主这个表情很满意,“王旨就在这里,今天李倧就颁布,并且昭告各地。”

  贞明公主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似乎整个脑子都空了,没有想到李倧会这么快就和韦宝达成重大和解,她始料未及,很失望。

  “所以,你若是再挑事与我为敌,与天地会为敌,就是与朝鲜王室为敌,不用我动手,李倧也不会放过你。”韦宝得意道。

  “你别高兴的太早,就算主上同意与你和解又怎么样?我一定会让主上和两班大臣都看到你的阴谋!而且你伙同李适捣毁了所有两班大臣和世家大户的产业,他们都对你们恨之入骨!”贞明公主道:“只要眼睛没有瞎的朝鲜人,就不会和你们天地会站在一起,就不会和你们同流合污!”

  “和我们天地会在一起,怎么就同流合污了?我们有多清明,你们没有耳闻吗?我们不向老百姓拿一分银子,不收受贿赂,所有人都能公平公正的活着,你知道,这是朝鲜老百姓多么盼望的生活吗?当然,你不会知道这一切,你自幼长在深宫之中,哪里懂得这些民间疾苦,哪里知道老百姓盼望什么?”韦宝笑道。

  “你!”贞明公主为之气结,其实贞明公主是吃过很多苦的,几乎没有过过几天好日子,整个光海君李珲时期,她都与仁穆王后一起被拘谨在冷宫,过的日子连普通老百姓都不如。

  “我知道你不服气,对我的抵触心理很重,但我仍然想给你机会!想让你亲眼看着朝鲜一步步的变化!”韦宝转了话锋。他恐吓贞明公主归恐吓,但是韦宝很清楚,他没办法杀贞明公主这么有影响力的人。而且,有本事将铁杆顽固派反对自己的势力领袖人物扭转过来,对于他一步步的控制朝鲜,将有莫大的好处。

  韦宝深信一个真理,只有两个有共同利益的人在一起,彼此才会看对方顺眼。

  生活是这样,事业是这样,男女谈恋爱也是这样。

  只有男人要是不想跟一个女人睡觉,就是图谋女人的钱,要是两者都没有,男人和女人也是走不到一起的,反之,女人也是这样。

  韦宝不信感情,或者是说,韦宝最信任的,永远是利益。

  当你觉得在一起,利益能最大化,自然会选择在一起,而不是选择敌对,这与信任不信任的关系也不大。

  否则,就不会有层出不穷的骗子。

  韦宝说罢,潇洒的转身,“我没有你这么空闲,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但愿你不要落得毫无机会,只能跪地求饶的那一步。我喜欢你!”

  噗!

  洪柱元几乎被气的喷血,一个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又说要睡自己的妻子,又说喜欢自己的妻子,如何不令他发狂?

  但洪柱元却什么都没有敢说。

  贞明公主也一样,喜欢两个字,她从未听人对自己说过,她与洪柱元都是贵族的家世,朝鲜的贵族,比大明的礼法都多,在一起一直是彬彬有礼,互守礼节的。

  却没有想到,第一次听一个男人对自己说出喜欢两个字,居然是在这种局面下。

  韦宝潇洒的带着大队随扈走了。

  上了马车之后,吴雪霞很不高兴的问道:“你真的喜欢那个朝鲜公主吗?”

  韦宝笑眯眯的看了眼吴雪霞,又看了眼王秋雅,王秋雅没有什么表情,但是韦宝也能感受到王秋雅在吃醋。

  “嗯,她不错啊,挺有气质,朝鲜女人穿着墨绿色的长裙,雪白的白衬衣,也挺好看的。”韦宝笑道。

  “你!你太花心了。”吴雪霞气恼道:“我现在都不想去管你喜欢什么女人了,知道管也管不了。不过,你不能喜欢一个有夫之妇吧?”

  “那又怎么样?”韦宝笑道:“喜欢也不代表要干什么,逗着玩玩,不是挺有意思吗?而且,刚才我那样对她,不用几天,就会传遍整个朝鲜的上流社会,传遍整个朝鲜的民间,到时候,大家就会认为贞明公主并不是真心反对我们的,至少以后会让她有口难辩。”

  吴雪霞有点明白了,不过还是有点不高兴,“就算要用手段,也不用你亲自去吧?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啊?她比我们大好多岁呢。”

  韦宝呵呵一笑:“你个小醋坛子,她比你才大4岁而已啊,哪里有大很多岁?现在已经过了年了,你也已经16岁的大姑娘了。”

  “所以啊,你还不赶快娶我,再过四年,我嫁给你的时候,也要像她一样成一个老女人啦。”吴雪霞撒娇道。

  韦宝一汗,在这个时代,20岁的妹子已经是老女人了吗?

  想到老女人,韦宝就不由的想到了赵金凤的娘和大明公主朱徽媞的娘西李,赵金凤的娘和西李二人的年纪相仿,都是三十出头,但是在韦宝看来,二人与二十出头的女人没啥分别,虽然都生过孩子,却都保养的很不错,也不见多老啊。

  所以,不管在什么时代,有钱人的生活都是好的,只要保养的好,年纪不是问题。

  “不要再问这些事情了,我来朝鲜的时间紧,哪里有功夫想女人这些事情?要想的话,也先想你。”韦宝笑眯眯的調笑了吴雪霞一句。

  吴雪霞俏脸绯红,这才心情好转了一些,“你有想我吗?我成天在你身边转悠,你也没有多看我几眼呢,刚才你看那朝鲜公主,都恨不得把人家吞进肚子里一样。”

  “有吗?太夸张了吧?”韦宝笑道:“这段时间的主要任务是维持朝鲜的稳定,巩固我们的势力,能保持朝鲜政局的平衡就可以了。不要指望一口吃成一个胖子,尽量消除朝鲜人对我们的敌意吧。”

  吴雪霞乖巧的点头:“明白。刚才你说朝鲜有很多势力想依附于我们,是真的吗?这一点,我们应该利用起来吧?”

  “当然是真的,署的人已经在利用了。”韦宝道:“其实我这趟来朝鲜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与李倧见一面,让他安心。过两天我们就直接回韦家庄去了!”

  “这么快就回去了吗?直接回辽西了吗?不回辽南了哦?”吴雪霞奇怪道:“你还真的打算赴京考进士啊?那要喊上我哥哥一道去啊。”

  “肯定的啊。”韦宝笑道:“你二哥要是能考上进士,你爹娘真的要笑开花了吧?”

  “嗯,不但我爹娘,这也是整个辽西辽东的荣耀,我们辽西辽东已经多少年没有出过举人了啊,更不用说进士。我希望我哥哥和你都能考中,金榜题名。”吴雪霞嫣然一笑,“只怕不容易。”

  韦宝明白吴雪霞的意思,他上回去京城科考举人,连举人正式考试之前的科试都通过不了,更不用说到了进士级别,那都是什么人啊?都是大明各地的才子汇集的考场。

  若是没有铺好路,这种考试根本没有必要去试一试的,一点机会都不会有。

  而大明的科考管理是很严谨的,别说进士,举人,秀才,韦宝一路过来已经看明白了,很难作弊。

  当天下午,韦宝就带着大批随扈赶往汉城,不打算再在公州城过夜了。

  韦宝走后,贞明公主气的半天缓不过劲儿来,应该说是又气又有些害怕,她虽然已经二十岁了,但毕竟没有经历过官场的权谋斗争,哪里是韦宝这种已经被孙承宗、袁崇焕、毛文龙、吴襄、祖大寿等人轮番洗礼过的人的对手。

  “不用怕他!我今天就联络两班重臣中反对韦宝的人一起,等回到了汉城,先把大家的产业都夺回来!这样,就可以迫使朝廷再次与韦宝军展开战事!韦宝他们只有那么一点人马,只要各地的世家大户齐心协力,一起支持王室大军,韦宝军根本不是对手!”洪柱元对贞明公主道。

  “那我们还要求见主上吗?”贞明公主问道:“我真的有些累了,不想管这些事情了,也许韦宝说的没错,只要朝鲜的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我们是不是不必再弄这么多事情?”

  洪柱元听贞明公主这么说,有些不高兴了,忍着怒火道:“你是不是被韦宝的花言巧语蒙蔽了?他是外人,他又不是朝鲜人,他怎么可能真心为朝鲜老百姓好?他说他喜欢你,那是为了当众羞辱你!不要忘记了,你还是我的妻子,我还没死!”

  “你说什么啊?”贞明公主吃惊的看向洪柱元,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么说,觉得很委屈。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你若真的不想管这些事情,就不用你过问了!我照样可以联络反对韦宝的人!这是我们所有两班家的人都应该做的事情!”洪柱元说完,便一瘸一拐的在仆人的搀扶下走了。被韦宝打伤之后,他的腿骨一直没有好透,这辈子都将这样走路了。

  贞明公主看着曾经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洪柱元现在成了这幅模样,心酸不已,又委屈于洪柱元误会自己,同时也重新激发了对韦宝的恨意。

  贞明公主又想到了韦宝身边的两个女人,从那两个女人的衣着看,她们应该都不是韦宝的侍女,不是侍女,就应该是韦宝的女人,真没有想到韦宝会当着他自己女人的面当众調戏自己。

  想到这里,贞明公主就心头乱乱的,又恨又恼,偏偏还有点奇奇怪怪,酸酸甜甜的滋味,毕竟从来没有人对她那样过。

  韦总裁当天回到了汉城的总裁府,而李倧则在第二天先派了五千大军回来接管汉城的城防,此时韦宝军已经全数从汉城撤离,在黄海道和京畿道的韦宝军也开始往仁川收缩。

  确定没有安全隐患之后,朝鲜王李倧和两班大臣,大军,才在第三日回归汉城。

  与韦宝到汉城的时候,全汉城的老百姓和汉城周边的老百姓夹道欢迎的场面比起来,朝鲜王李倧和两班大臣,王室大军的回归,就要显得冷清的多。

  而且,韦宝当日到汉城的时候还是后半夜了,而李倧的大队是特意选在半下午,人应该更多才是。

  但是整个汉城和汉城周边的老百姓们,似乎已经变心,他们对于李倧的回归更多的是感到惶恐,生怕失去刚刚到手的田产。

  李倧看着车窗外关门闭户的景象,气恼的责问赵贵人赵允熙的父亲,赵允熙的父亲是京畿道训练大将赵琦。

  “我们回归汉城,你们没有四处张贴安民布告吗?为什么老百姓这么怕我们?”李倧问道。

  赵琦骑在马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措辞一下才道:“主上,两天前就四处张榜安民了。这些老百姓应该是怕我们夺回他们的田产吧?”

  李倧沉默了,事实上,李倧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想好韦宝给他的两条路,要么维持黄海道和京畿道的现状局面不变,要么将整个朝鲜都改为不再像农民收税,主要靠商业税维持朝廷开支。

  事实上,这两种方法都由不得李倧去执行,两班大臣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指望着夺回了汉城之后,立刻对夺走了他们田产的中小地主和普通老百姓清算!

  李倧的回归,也为黄海道和京畿道酝酿出了更大的风暴。

  从朝鲜的朝廷,到底层老百姓,都将神经崩的紧紧的。

  而这个时候,宝军已经基本回归仁川,仁川周边没有围墙,京畿道的老百姓都希望能到仁川生活,这使得原本偏僻荒凉的仁川一下子热闹起来。

  又过一日,韦总裁在汉城的总裁府中,正与吴雪霞一起研讨四书五经来着,林文彪来了。

  韦宝的四书五经水平,吴雪霞现在算是领教过了,“你这点墨水,别说考举人,就是考秀才都很悬的啊,不铺好路,考进士是一点希望也没有的。”

  韦宝瀑布汗,虽然吴雪霞说的是大实话,但韦宝仍然很不爽,“大小姐,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啊、给我留点面子吧?”

  “是真的啊,你连很多篇章背诵都不行,更何谈在此基础上行文?”吴雪霞嫣然一笑,“不过,你和我哥也不是能靠才华考上进士的人,到时候就看孙承宗大人和我爹还能不能想出什么好法子吧。”

  韦宝撇了撇嘴,正要答话,看见了林文彪,便对林文彪道:“进来吧。”

  “是,总裁。”林文彪进入之后,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道:“据我们的内线报,朝鲜的两班大臣正在偏殿集会!商讨收回被我们夺走,并且分给中小地主和朝鲜老百姓田产的事情。”

  韦宝微微一笑,这个进程,早就在他的预料之内,若不是为了等到朝鲜的政局彻底形成平衡,韦宝此时已经在回辽西的路上了。

  “注意监视就好,你们署什么都不必做。”韦宝指示道。

  “是,我们现在在主要的两班大臣身边都派遣了特工,前段时间我们发展了不少朝鲜本地人进入署朝鲜站。”林文彪道。

  “做的不错,注意监视就可以,对于朝鲜的政坛变化,我们保持旁观者的姿态。”韦宝点头道。

  “有些主动向我们靠拢的朝鲜官员,我们要不要对他们下什么命令?”林文彪问道。

  “大概有多少这样的人了?”

  “两成左右,一百多人。”

  “这么多人了?”韦宝又笑了笑,没有想到朝鲜的官员还真不可靠,自己还没有怎么样呢,就有这么多人想投靠自己,倘若自己与朝鲜是公开打仗,更不知道有多少朝鲜官员要倒戈了。

  朝鲜汉奸的潜力,看似比大明都厉害。

  “不必下什么命令,不用他们与顽固派正面对抗。”韦宝道。

  “是,总裁。”林文彪答应之后,便下去了。

  “你想让朝鲜王室大军与朝鲜老百姓打起来?那样的话,朝鲜的人口不是有大幅度减少很多了吗?朝鲜各地恐怕又要生出很多动乱。”吴雪霞道:“那样的话,朝鲜不是变得更穷了吗?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不是每件事情都有好处的,朝鲜只有更加民不聊生,我们的机会才会出来,能通过不打仗的方式得到朝鲜,这对于我们天地会来说是最有利的。”韦宝道:“现在要做的就是大量的将朝鲜人弄到辽南去改造,将来再从辽南弄汉人到朝鲜来,这叫人口置换!”

  吴雪霞是聪明的女孩子,顿时明白了韦宝的想法,“我懂了,到时候,辽南的汉民到朝鲜来,将对我们天地会更加忠诚。朝鲜人到辽南去,人生地不熟的,也只有依赖我们的行政体系,也将对我们天地会更加忠诚,是不是、”

  “没错。”韦宝对吴雪霞翘了一下大拇指。

  吴雪霞有点得意,转而又微蹙秀眉:“但是这样人口置换,人调来调去的,运输成本,还有安置人口的成本也会随之提高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