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科幻灵异 > 媚色生香:鬼夫大人狠狠宠 > 第一卷 第257章装什么神秘
  冷钢端着沏好的茶进了前厅,我赶紧关上抽屉,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冷钢,你在这有多久了?”我看了眼他沏的茶,还冒着热气。

  “很多很多年。”

  很多很多年是多少年?我蹙眉,没细问:“那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这吗?”

  “是。”

  “从未有人来打搅你吗?”

  “是。”

  从未有人。

  这么说来,有关于圣女的一些东西还不一定都在这了,毕竟樊老太爷的那副古画至少就不是从这儿拿到的。

  “先前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说终于来了,是什么意思?”我看向他问道。

  “我在等你。”他道。

  汗,他不仅说话文绉绉,也老是说不到重点上:“等我做什么?”

  “你忘记你身为圣女的使命了吗?”他眉头一蹙,还谴责起我来。

  不好意思,我压根就不知道有什么使命。

  “看来你真忘了。”他面色闪过一丝失落,但又很快变得冷冽起来,“没关系,你在离开前有预想过这种情况,我会帮你找回你该有的记忆。”

  “???”怎么越说越玄乎了,这让我想起之前在江安镇时那些人所说圣女的预言。

  难不成这位圣女还真有通天的本领不成?

  想到这,我问道:“怎么找?”

  “你先喝茶。”

  “我不渴。”

  “不渴也可以喝。”

  这我哪儿敢喝呀,但他一副我不喝就会给我好看的表情,这茶还真是不得不喝。

  算了,赌一把吧,万一这条路真是对的呢?

  我小心翼翼的端起茶杯,放在鼻尖下闻了闻,还真有茶水的味道。

  我试着抿了一口,烫烫的,能入口。

  为了保险起见,我只喝了一小口。

  一小口下肚,我忽然眩晕了下,再看向这冷钢的时候,吓了一跳。

  眼前本来活生生的冷钢忽然变成了一具骷髅,身上的衣服都变得破烂不堪,腰上配的宝剑也都是锈迹斑斑。

  但这只是一瞬间,很快冷钢就恢复了刚才的样子。

  “你……”我惊讶地盯着他,又看着被我刚放下的茶。

  我再次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果然头在眩晕后又出现了刚才的骷髅。

  不仅是冷钢变成了骷髅,就连这竹屋也发生了变化。

  这个茶喝了居然能够看破这圣女设的结界?

  我又赶忙喝了半杯,眼前所见果然是真的!

  结界之内是竹林竹屋,而结界之外全是乱石山壁。

  “这是什么茶?”我收起惊讶的表情,问道。

  “贡茶。”

  贡茶?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我一怔,这不是之前在江安镇喝过的圣茶吗?仔细品品,这味道还真是相似。

  “我现在已经喝了这茶,接下来该怎么做?”我问道。

  “跟我来。”冷钢转身,朝屋外走。

  我赶忙跟了出去。

  然而屋外的景象彻底发生了变化,刚才的一片竹林已经全部消失,只留下了一片空地和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

  冷钢走上那条小路,我紧跟其后。

  渐渐的,我发现这条鹅卵石小路并不像我来时走的那样,而是变幻了一条路。

  很快他走到了鹅卵石的尽头,尽头有一座石碑,石碑上刻了两个字。

  月迎。

  这是人名还是地名。

  这时,冷钢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剑刃寒光凛凛,还挺吓人。

  只见他把剑锋插进了石碑最上面的一个孔内,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这块石碑缓缓移动,露出了一条地道。

  又是地道。

  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跟上。”冷钢拔出剑,朝地道走。

  还没走进地道的时候从外朝里看是一片漆黑,这一走进来,地道两侧自己燃起了烛火,把整条地道都照的清清楚楚。

  “这里通向哪儿?”我问。

  “出去你就知道了。”

  啧,还装什么神秘。

  地道不长,没走一会儿就到了尽头。

  尽头是一扇石门,一股一股的阴气从石门缝隙里溢出来,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这扇石门,我心里咯噔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现在,叫什么名字?”他停下来,头微侧,问。

  “纪雪。”

  “纪雪……”他呢喃了两声,低沉的声线听起来真的很迷人,“好,纪雪,我记住了。”

  我一脸懵。

  “用你的血可以打开这扇石门,石门之后,便有你要的东西。”他再次拔出他那把寒剑,剑柄对着我。

  他这举动顿时让我警惕起来。

  用我的血?这好像有点不太靠谱啊。

  “你怕我会害你吗?”见我不接,他冷着一张脸问道。

  我看着他:“毕竟,我和你不熟。”

  他忽然叹了口气:“这是你唯一能出去的路,否则,你将会永远留在这里。”

  “你别吓我。”

  我这心里悬吊吊的,真不知道该不该进这扇石门,这石门内的阴气我可是真切感受到的。

  可现在好像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想想都走到了这一步,要是因为害怕半途而废那多可惜!

  我咬牙,硬下这口气,接过了他的宝剑。

  这宝剑太锋利了,感觉稍稍一碰就能出血。

  我把手指放在了剑刃上,果然轻轻一碰,指尖一刺疼,血滴从指尖冒了出来。

  “够吗?”我赶紧把剑还给他。

  他点头:“将血点在石门上。”

  我按照他说的来做。

  石门上留下了我手指上的血印,我感觉里面的阴气更盛了。

  接着,石门开始缓缓移动,缝隙一开,里面的阴气扑面而来,顿时把我围住,我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冰窖中一样。

  随着石门打开,我看清楚了石门后的景象。

  是一间巨大的墓室。

  正中央是棺床,两侧有不少石像,这些石像看起来像是仆人丫鬟。

  掌灯的,端茶的,还有扇扇子的。

  棺床上是一口上等棺材,一看就知道这墓主身份不低。

  而那一股又一股的阴气,就是从那口棺材里面渗出来的。

  那该不会就是圣女的棺材吧?

  我赶紧细细打量这墓,指不定能发现一些陪葬品什么的。

  我抬脚往里走,冷钢忽然拦住我。

  “怎么了?”我不解地看着他,发现他的神情有些忧心忡忡。

  “你,小心一点。”

  “??”

  我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

  “谢谢。”

  说完,我抬脚走进了这间巨大的墓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