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明电子厂,机械零件课,杨皓轩习惯性的往这边走着,没有走更近的楼道前去办公室。

  刚刚从机械零件课旁边路过,准备走上楼道,杨皓轩便看到一个人冷眼盯着他,眼中满是阴沉。

  “杨皓轩,你昨天无故旷工一天,今天还有脸来上班!”

  李晨看到杨皓轩就冲了上来,指着就骂。

  微微皱眉,杨皓轩很想一巴掌拍飞这烦人的家伙,可是想了想似乎也站不住脚。

  毕竟,周丽娟有告诉他,提他做助理的事儿还没有发邮件出去正式通告,须得他今日来发邮件。

  所以,机械零件课的干部都不知道情况,

  因此,李晨不明白情况,看到杨皓轩自然会逮着就骂。

  谁让杨皓轩是他线上的员工,而他刚好是他的上级,官大压一级。

  “我的事儿你不用管,回去好好带好你的三线。”

  杨皓轩随口回了一句,继续往前走,他要前去发邮件,还要代理上官雪舞这位课长处理一些事务。

  “你要去哪儿?还不快换好衣服上岗要做啥!”

  李晨像是没有听到杨皓轩的话一样,大声呵斥道。

  没有理会李晨,杨皓轩继续往上走,这让其怒火中烧。

  “杨皓轩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了就立马滚蛋,想干就给我站住,滚回来换衣服上岗。”

  李晨说话间往前走了几步,似乎害怕杨皓轩没有听到一般。

  以杨皓轩的耳力,听肯定是能够听到,只是他不想理会,视之为犬吠。

  “好,既然不听,我现在就去办公室向课长说明情况,保管让你卷铺盖走人。”

  李晨气急败坏的嘶吼一声,跟着上楼,前去办公室告状。

  一前一后,两人来到办公室。

  杨皓轩已经打开灯,坐在课长办公位置,等待电脑彻底开启。

  “杨皓轩你想做什么?”

  李晨见就杨皓轩一人,还坐在课长的位置上,黑着脸喝道。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

  杨皓轩淡淡一语,双手敲动键盘,输入周丽娟发来的电脑密码,并打开邮箱登录。

  李晨上前几步,难以置信的道:“你怎么会有课长的电脑和邮箱密码?”

  “这和你没有关系,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杨皓轩淡漠的说道,双手也没有停,根据周丽娟给的处理方法编辑邮件以及发送邮件。

  不需要刻意的教学,以杨皓轩的动手能力和理解能力,上手很快,几分钟就已经完成。

  李晨没有离开,站在那里目睹了一切,一副见鬼的表情,完全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

  甚至他的心里还有些忐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杨皓轩。

  要知道现在别人已经是助理,课长亲近之人,以后随便吹吹风耳边风,自己想要晋升或加薪,恐怕会有很大阻碍。

  “那个,对不起啊,杨皓轩,额,不,杨助理,我不知道情况,还请你原谅我刚才的冒失。”

  李晨在这个时候出声到期,言辞委婉,脸上堆满了笑容。

  杨皓轩还是没有说话,撇了他一眼,继续做周丽娟发过来的事情。

  “杨助理,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为表示诚意,下班请你吃饭赔罪!”

  李晨有些低声下气的恳求。

  “吃饭就不必了,你走吧!”

  杨皓轩终于回了一句,让李晨脸色稍微好看一点点。

  “这么说,你肯原谅我了?”李晨道。

  没有说话,杨皓轩对其不耐烦的挥挥手,继续忙和研究。

  李晨见此,转过身去,一脸阴沉。

  他知道杨皓轩这是不肯原谅他,怕是会找机会落井下石,或者公报私仇。

  “什么玩意儿,既然你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不仁义。”

  李晨双眸闪烁着怨毒之色,连忙下楼,可是待他下了一个楼梯,却意外见到一个人。

  “人资刘经理!”

  定睛一看,李晨一眼认出来人,心下还有些疑惑。

  “他怎么会来这里?”

  微微皱眉思索,李晨有点弄不明白,这么大一个经理,怎会到这种地方来。

  平时有事,可都是随便喊个人来,或者打个电话就完事儿。

  今儿个倒是奇怪,居然亲自过来了。

  “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儿发生了么?”

  李晨暗自猜想,而且据他了解,这个刘经理是总裁的亲信,一向嫉恶如仇,眼睛里面容不得半点沙子。

  如果将杨皓轩一个月迟到十几次,昨天又旷工,还受到课长特殊照顾的事情告诉他,必定会让这刘经理重视,并且从严处理。

  李晨眼珠子一转,连忙小跑上前,一脸谄媚的喊道:“刘经理您好,我是机械零件课二组三线线长李晨,很高兴能够见到你。”

  刘经理停住脚步,凝视着李晨,淡淡的点点头,又道:“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经理,我这里有件事要向您举报。”

  “我产线有个员工一个月连续迟到了十几次,屡教不改,昨天还旷工,完全不服从产线的管理制度。”

  “最主要的是,上级主管不但不重视,还徇私舞弊,为那员工谋取便利,让他补卡不说,还没有任何处罚,甚至还要给其升职,我觉得这样很不公证,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希望您能处理。”

  李晨将心中组织好的话语全部说了出来,他相信这刘经理听了,肯定会大动肝火。

  “居然有这样的事?”

  刘经理双眸一瞪,脸上带着怒意,他最看不惯这种情况。

  虽然他自己也是总裁的亲信,但他是有能力的人,为公司算是鞠躬尽瘁,与李晨口中说的那员工是两码事,完全不同的概念。

  所以,他坚决不允许这样的视情况发生。

  李晨眼见有戏,内心冷笑不已,甚至已经预见,杨皓轩被开除的场面。

  于是,他立马回应道:“是的,经理,我们整个课都知道他,都可以作证!”

  刘经理深吸一口气,平复怒气道:“那个员工现在在哪里,马上给我带到你们课长办公室来!”

  李晨:“经理,那个员工现在正在课长办公室,我刚从里面出来。”

  刘经理一听在办公室,笑道:“都在一起了,正好省事儿,还不耽搁。”

  说着,他便向着办公室走去。

  他此来也是有要事要办,正好遇上李晨说的事儿,可以一并解决。

  李晨不知道刘经理嘀咕的啥,连忙在前面带路,内心满是喜悦。

  两分钟不到,李晨领着刘经理来到办公室,指着正在帮上官秋雪处理事务的的杨皓轩说道:“经理,我说的那个员工就是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