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玄幻奇幻 > 成神录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星光如海。深沉的夜在星河掩映下,显得华美诡异。

  无数道细如丝线的星光从头顶落下,丝丝渗入北辰剑中。应合着星斗闪烁,神剑仿佛也在一呼一吸。

  巫梦寒将北辰剑横在膝头,自己盘膝打坐,把身心溶入这清凉如水的夜色中。

  他的灵神散开,笼罩了方圆百丈的地方,府中的大事情,一举一动,任何细微之处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并不是想要监视什么,而是有意在锻炼自己的灵神精魄。

  再过两天,他的精魄就能完全复原。而且比原来更要强大。到了那时,配合白螭真身,加上手中这柄北辰剑,他再也不用心翼翼的隐藏形迹。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不想让陆佑麒发现自己的存在。就算确认对方已经离开府邸,他仍然让灵神心翼翼的避开了一些区域。

  心神微动,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不用睁眼看,巫梦寒已经得知来者的身份:是陆夫人。

  这里是府邸中比较偏僻的所在,除了一些客房,就是草木花园。这样的夜色里,她来这边究竟有什么事?目前住在这里的,只有自己一个人,难道说……

  这个揣测很快就被推翻了。陆夫人径直走过那排客房,直接朝花园中走去。巫梦寒好奇心大胜,收回了灵神,抓起北辰剑,偷偷摸摸跟在后面。

  星光照射下来,更显得这个美貌妇人脸色苍白如纸。周围是大片的旷野,头顶是璀璨的星河,这个高贵女子孤身一人踉跄前行,平添了几分诡异……

  白天只是惊鸿一瞥,并没有这样细看的机会。巫梦寒此时发现,陆夫人并不显老。应该是将近四十的年纪,看上去却不到三十。正是一个女人最为成熟诱人的时节,周身散发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和陆雪莹相比,有其美艳却无其青涩。

  巫梦寒突然又发现,陆夫人和陆雪莹虽然都有惊人的美貌,但这两种美貌却截然不同。换句话说,她们两个一点都不像。

  陆夫人走到一棵树下。那是这花园方圆数亩里唯一的树木。她手中好像持了什么东西,朝那颗树木晃了晃,一道光芒射出,照射到了树根上。

  “嗤”的一声,大树突然陷落下去,平地上出现一个直径两丈的深坑,一条黄土阶梯斜伸了下去。

  陆夫人沿着阶梯走下深坑。接着“唰”的一声,坑洞闭合,那颗大树重新钻出土层,就好像从来没有移动过一样。

  “明明是在自己家里,陆夫人为什么这样鬼鬼祟祟的?究竟在干些什么?”巫梦寒也不知怎么的,好奇心十分强烈,很想看个究竟。沉吟片刻,突然用北辰剑朝下一划,立刻切碎了土层。随着神剑搅动,巫梦寒消失在地面上。

  土层从后面塌陷,把挖出的洞口填上。在这黑漆漆的夜色里,谁也看不出异常。

  巫梦寒按照猜测的方位,挖了一条长长的隧道。除了洞口被封闭,下面的部分全都用寒气冻住,没有塌陷的危险。这样斜着挖了大约四五丈,前方土层消失,出现了石料构成的墙壁。

  巫梦寒轻手轻脚把石壁挖开一个孔洞,把眼睛凑了过去。

  果不出所料,里面是间密室。巫梦寒偷窥的位置正在密室的斜上方,放眼望去,一览无余。

  密室中火光跳跃,是壁角的油灯放出的光。陆夫人刚刚走入密门,白皙的面孔在跳跃的光线下阴晴不定。

  密室里空空荡荡,并不是寻常想像中的那样,四处堆满了金银财宝。除了中央一口石质的箱子,一无所有。巫梦寒目不转睛的看着,看着陆夫人打开石箱,从里面取出了一件东西。

  出乎巫梦寒意料,那件东西既不是珍贵宝物,也不是机密文件,却是一团轻轻软软的布包。陆夫人颤抖着将布包展开,捧在手中怔怔发愣。

  借着壁角油灯的微光,巫梦寒终于看清,原来这是一个包裹婴儿用的襁褓。明黄色的布面闪亮光华,绣有十分美丽的图案。在襁褓的左侧,有一滩血迹,已经暗红斑驳。看得出,那是远年的陈迹。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任凭巫梦寒聪明绝顶,也不可能猜得出来。

  陆夫人死死攥着襁褓,手臂颤抖,显然是心情十分激动。过了许久,她慢慢挪到油灯附近,将手中的襁褓凑了上去,看来想要把它烧了。

  眼看要接近火焰,陆夫人又倏然缩回了手,自言自语道:“不!不行!”她把襁褓抱在怀里,无力的靠在墙上,慢慢坐倒。

  “当初,我只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子……”陆夫人喃喃自语,“自从看到了他的风姿,他的模样,我就再也忘不了了。明知道不可能,可偏偏就像飞蛾扑火,不要命的凑上去……”

  她的眼神逐渐迷离了。

  “……他对任何女子都不假颜色,只想追求力量。我知道我没有机会,可要是能远远看着他,那也很好呀!再后来,我嫁给了他,为得是能距离他更近一些。可她们两个真像啊,我总是把他当成了他……但我知道,他永远也不会是他的……”

  巫梦寒知道这两个“他”分别都代表着谁,看着陆夫人盛开的年华,看着她凄苦的模样,也不由心头一酸。

  “……可他带我真的很好呀,事事都由着我。我渐渐也不想了。只是每次再看到他,我的心还是会痛……”陆夫人靠坐在墙壁上,继续回忆着过往,“突然有一天,他带回了一个女婴,这婴儿身上受了点伤,血已经浸透了出来。他说我喜欢孩,可总也不得心愿,这个孩子……这个孩子……”

  巫梦寒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知道,自己挖掘到了一个埋藏十几年的秘密。

  陆夫人好像不胜其寒,把襁褓紧紧抱在怀里,蜷缩着发抖。过了许久,她慢慢镇定下来,心中好像打定了什么主意,道:“就算再也法证明身世,也比丢了性命强!”站起身来,再次将襁褓递到油灯上。

  灯火摇曳了一下。陆夫人手中空空。密室中多了一人,手中拿着那个襁褓。

  陆夫人回过头,好像被什么定住了身子,一动也不能动。她面色苍白如纸,身躯抖动得像风中的柳树。“你……你都听到了?”

  男子叹了口气,灯光映亮了他那张岩石一样坚毅的脸。但此刻,这张脸上带着一丝难以名状的情绪。

  他是陆佑麒。

  巫梦寒拼命屏住呼吸,收缩全身的灵气。把自己和坚冷的岩石融为一体。

  “你都听到了……你……我……”陆夫人几乎要晕死过去,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病态的红晕。

  “不,我什么都没有听到。”陆佑麒摇了摇头。

  陆夫人松了口气,紧张的心情立刻又被更加巨大的失落所取代。她知道,陆佑麒全都听到了,而此刻的回答,更像是一种表态。

  “这是雪儿的,对不对?”陆佑麒扬了扬襁褓问。

  “是……”陆夫人闭上了眼睛,认命一样回答。

  “王族徽记。”陆佑麒的手指沿着襁褓上的刺绣滑动,陷入了沉思。许久,他抬起头问:“雪儿不是你的孩子,对么?”

  “不!她是我的孩子!”陆夫人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用和柔弱身体不相称的语调大声喊叫:“她就是我的孩子!是我和佑麟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

  声音哽咽,泪珠滚滚洒落。

  “她不是。”陆佑麒轻轻叹息着,淡淡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她是王族的孩子,她是公主!”

  陆夫人怔怔看着他,拼命地摇头,眼神中充满了乞求之色。仿佛在恳求他不要说出这样残忍的真相。

  “中山侯要对付我们,就是因为雪儿,因为咱们私藏了一名公主。”陆佑麒叹了口气,对陆夫人道:“你为什么不对我说?”

  陆夫人镇定了下来。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目光平静地看着陆佑麒:“我不能失去这个孩子。二十年来,这是我唯一的收获。我不能让任何人夺走她!”

  陆佑麒摇了摇头:“没有人要夺走她。”

  “雪儿是不可能认祖归宗的,交她出去,结果只是一个死……”陆夫人凄然一笑,“呵,还是说,彻地将军想要对抗中山侯?”

  她目光炯炯地看着陆佑麒,看着这个威名远播的彻地将军,看着这个天下有数的大高手,看着这个从昔年到今日心中一直挚爱的人。

  对女儿的爱,足以让她在和陆佑麒的对峙中不落下风。对女儿的爱,足以对抗二十年的相思!

  良久,陆佑麒笑了。

  他淡淡地说:“雪儿也是我的亲人。至于中山侯,想要杀我也不太容易。”

  陆夫人的眼泪夺眶而出。她竭力忍耐,起先只是抽泣,终于变成了号啕大哭。她突然觉得好累好冷,抱着肩膀颤抖,却不敢奢望在眼前人那里得到更多的温暖。

  “下面冷,回去吧。”一件带着体温的袍子披在肩头。抬头看时,说话的人已经不见踪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