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玄幻奇幻 > 成神录 > 第九十四章 突破
  李炎岔腿站在原地,目光斜向上看。只是眼神之中带了许多怔忡迷幻之意,仿佛遇到了什么难以明了的事情。巫梦寒等三人都是过来人,当下也不打扰,只是静静等候。

  过了许久,李炎突然大笑:“明白了,我明白了!”他笑了几声,忽又皱眉道:“不对不对,我又不明白了。”

  “明白不明白,也不急于一时。修持之路漫漫,岂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巫梦寒朗声笑道:“李兄,还要贺喜你终于有所突破,晋升三品境界。”

  李炎长吸了一口气,再揉了揉眼睛,看见李炎江蕤笑吟吟站在面前,远处李天师一脸不屑,才明白并不是一场梦境。喜道:“原来是你们前来救我,多谢多谢!若不是你们,我怕是早被这怪物吃了,还有晋升什么三品?”

  “李兄因祸得福,才有今日的成果。说起那木虬,看来也没有伤害李兄的意思,否则我们也是白来。说不准,这正是上天赐给李兄的机缘。”

  秀形人最讲机缘。这话触动了李炎的心思,他心中想,从自己进入兰琳城那一天开始,仿佛冥冥中有一只巨手在安排,牵引自己一步步走来。回想这些日子,自己怎么就心血来潮的跟着到了这里?怕真的是上天眷顾,有意指引!

  想到这里,一种光彩从李炎脸上透出,整个人充满了欢欣和自信。

  “李大哥!”江蕤迫不及待道:“你晋升三品,究竟得了什么神通?快来让我瞧瞧!”

  李炎心中微动。两道白光突然盘旋而出。光华渐渐收敛,原来是两根太白金戈,静静悬浮在眼前。他伸手一指,两道白气分别射入短戈之内,太白金戈嗡嗡鸣响,上下挣动不休,仿佛得了什么活力。过了片刻。更加明亮的银光抱拢住了双戈,再次化作两道银虹。绕着李炎飞旋一周,突然消失不见。

  巫梦寒拱手笑道:“贺喜贺喜,真正使双喜临门。李兄又收了两件趁手地兵器。”

  原来这两只短戈虽然当日被丙丁神火所伤,但灵性未失,那金众吾虽然收不回去,但李炎也难以运用,只能当作普通兵刃挥砍。直到此刻。李炎以自身真灵灌入,才算真正收服。

  “咦?这又是什么东西?”江蕤看见地上有一个奇怪物件。这东西三尺来长,海碗般粗细,上尖下平,呈圆锥形状。通体青翠透明,隐隐闪烁青色光华。虽然体积不,可双手一抱却轻若无物。

  “木虬之角!”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天师突然插嘴,两只眼睛都放出光来:“这是刚才那只木虬的独角。可是被你们砍下来的么?”

  “定是李兄了!”巫梦寒想起刚才李炎手中金光一闪,仿佛斩断了什么。而李炎当时仅凭身体摆布,对自己作了什么毫无印象。

  “这东西可值钱么?”李炎接过来一瞧,就见光华四溢,云霞隐生,显然不是凡物。他是商人出身。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价值几何。

  “真正的宝物,有市无价!岂是你这子能明白的?”李天师哼了一声,道:“修习木术之人要是有了这个,当真是事半功倍!”

  李炎不以为意,心中却是盘算,既然这东西对木系法术如此有用,正好能在丰安国买个好价钱。倘若真如李天师所言那么珍贵,自己这趟生意无论是赔是赚,都能对商会有个交代了。

  想到这里,他紧紧抱着木虬之角。再也不撒手了。

  “李大哥。你究竟是怎么突破到三品地?”他们怕商队众人久等担心,便立刻从树窟中出来往回赶。一面走,江蕤一面问。

  “我也不知怎么的,一切好像做梦一样。”,李炎想了想道:“我被那木虬卷走,就觉得被一团青气包裹,脑子也昏昏沉沉,人都仿佛离了魂一样。突然间就觉得双臂上地金灵窜遍全身,将我护了起来,我便盘膝坐着,等一睁眼,就看见你们来了。”

  江蕤点点道:“我当初突破三品,是在火窟中静坐多日,有一天恍惚中看到了明祥大神的无限巨像,在虚空中越升越高,变突然有所领悟,才到了三品境界。”

  李炎登时来了兴趣,问巫梦寒道:“巫兄弟,你呢?”

  “我?我却什么都没看到。”巫梦寒突破三品用的是碎灵诀,和他们的顿悟修行截然不同,力量比境界要强上许多。想到当年的情形,少年仍然未曾释怀,语气有些自嘲道:“是了,我倒是看到了满天的星星。”

  “星星?”

  “当时疼得眼冒金星,不是星星又是什么?”

  李炎抚掌大笑,又问李天师道:“天师,你突破之际,又是什么情形?”

  “早已忘记了。”李天师口中淡淡地,话里却带着炫耀的意味:“我老人家许多年前就修成五系三品,这种事哪里还记得?”

  巫梦寒瞟了他一眼,忽笑道:“我要是你,便一定牢牢记住。”

  “为什么?”

  “反正此生再也突破不得,牢记这些感受,也好时时回味,逢人便吹嘘吹嘘,以慰老怀。这样多好?”

  巫梦寒自然是讽刺他多年来毫无寸进。这也真是打中了李天师地七寸,当年他发下宏愿,要五系三品、五系二品、五系一品,进而五系上师,进而修成通天大道。谁知五系三品修成,这些个力量相互牵制消磨,多年的锻炼,虽然将五行操控掌握的无与伦比,可力量却无法再前进一步,没有力量的积累,自然也谈不上再次突破。

  这一点,始终让李天师耿耿于怀。如今被巫梦寒一语戳破,不禁面红耳赤,瞪了巫梦寒片刻,恼羞成怒道:“巫子,你说得这是什么混帐话!你以为自己年轻又有天赋,就这么狂妄不成?嘿嘿,须知‘时了了,大未必佳’!”

  巫梦寒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天师时候,必定了了。”

  一句话噎得李天师直翻白眼,登时扭过头去,再也不理巫梦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