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银河在线官网网址 > 玄幻奇幻 > 成神录 > 第四十五章 冲阵
  几声略显激昂的螺音响起,云梦步兵潮水般涌了出来,扑向正在缓慢结阵的中山人。将要稳固的阵形顷刻间又被搅乱,大军被分割成数段,各自为战。气势正盛的云梦军人,加上灵活骁勇的边民,一时稳稳占据了上风。

  然而,中山人的陆战本领毕竟强悍,就算占据了一切优势,云梦人依旧无法将他们冲垮。随着缠斗的时间越来越久,战场上的形势开始渐渐平衡。

  淡淡的雾气开始在战场上弥漫,就如林间的晨雾般稀薄,渐渐的,雾气越发浓厚,自树林深处缓缓流淌出来。中山人惊恐的发现,自己在这雾气之中再也难以寻觅敌人的踪迹,而云梦人却丝毫不受影响,轻松的用武器收割中山人的生命。

  “施法!”陆佑麟嗅到了这雾气中危险的气息。在他的命令下,中山国的随军术士们也开始释放法术,无数细碎的尘土纷扬起来,化成漫天黄尘,和这浓重的雾气胶着在一起,一时四面八方,什么都看不清晰。

  双方都有些混乱,局势又回到了开始。

  陆佑麟的擦了擦手心中的冷汗,心神终于安定了下来。他有些恼怒的发现,从一开始,水兆臣就设了一个险恶的圈套,目标竟是直指他陆佑麟!那些进攻大本营的所谓“云梦大军”,估计都是虚张声势的幻影,为的就是骗自己仓促回援,好中途截击。对方又算准了骑兵与步兵之间的速度差距,将骑兵全部让了过去,专门对付自己!

  “好一个水兆臣!”陆佑麟恼怒的冷哼一声,心中却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要比自己高明一分。只是,他以为这样便能赢了么?陆佑麟抬头看了看天空,透过浓重的雾气和尘烟,仍然可以看清天空中烈日和云层的争夺。那里也如地面这场战争一般,陷入了胶着的僵局。

  这样便好。只要能够拖下去,云梦人便拖不起!一旦骑兵和本营的余兵发现势头不对,一定会挥军回援,到了那时,水兆臣想走也走不了了!“那就继续拖下去吧……”陆佑麟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距战场几里外,水兆臣也同时在望着天空,眼神充满了忧虑。过了片刻,他把目光投回战场,慢慢地皱起了眉头。

  就算占据了这么多优势,却依旧击之不溃。他不得不承认,中山军队名不虚传。此刻的中山人就像一只落入陷阱的野兽,时刻等待机会破出罗,到了那时,自己这个猎人恐怕就要反遭其害了。

  尘烟和白雾将战场整个笼罩起来,什么也看不清晰。水兆臣心中叹息,要是能下一场雨该多好啊……

  他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几乎手中一切可以派用的力量都已经用尽,若就这样拖下去,大概又免不了一败了。水兆臣咬了咬牙,朝左右道:“吩咐下去,全力冲击敌军中路,务必要把阵型冲散!”目光又扫过跟在身旁的赵司马,道:“赵司马,就请你率边民和军中选出来的好手,去击杀那陆佑麟。”

  赵司马应了声,转身欲走。水兆臣又道:“这一战的成败,便托付在你们身上了。”赵司马咧嘴笑道:“督帅放心,要是杀不掉那人,我也不用回来了!”水兆臣微一皱眉,觉得此话不甚吉利,他想要再嘱咐两句,对方却已经走得远了。

  赵司马带了几十人朝树林穿去,刚要出林,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赶回了军中,手中拖拽着一人,正是李炎。

  众人一见是他,眼睛顿时一亮。纷纷道:

  “李先生也来了!”

  “有李英雄在,便如吃了一颗定心丸!”

  土堡一役,李炎飞身勇夺城墙,驾傀儡机碾压敌军;单论杀敌,谁也比他不过。又有人流传他本是秀行商人,只因看不惯中山人的行径才来投军,这样的侠义人物,谁不景仰?如今提起李炎的大名,当真是威名赫赫,如雷贯耳。

  这些虽说都是阴差阳错,却也无法辩白,直让李炎骑虎难下。如今面对这些信赖的目光,他也实在无法退缩。战斗中最易生交情,如今便是那赵司马,李炎也不觉得如何讨厌了。

  对着众人的信任,李炎无奈的提起短矛,摆了一个自认还算威风的姿势,硬着头皮道:“走吧!”

  他们径直冲入战局最为激烈之处。此刻,中山军近万人,正以陆佑麟为中心,结阵防御。战场已经略略东移,占据了整段道路和大片的树林,在雾气和沙尘的遮蔽下,也看不清有多少人在混战。

  “跟我来!”赵司马大吼一声,手中涌出大团白色光芒,瞬间便击倒了两名靠近了的中山士兵。他猛一挥手,率先冲了出去,几十名高手跟着他的步伐,如同一把锐利的匕首插入了敌阵!

  进入战场,压力陡然不同。敌人就如涨潮的湖水,一波接着一波,杀不胜杀。赵司马所率的队开始还凭着一股锐气以及高超的本领势如破竹,然则冲杀了片刻之后,势头也终于减缓了下来。就像匕首破开一层又一层绢布,越来越凝涩迟缓。

  李炎被簇拥在队伍中间,开始只是象征性挥挥短矛,并不用如何出手。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他终于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一声闷哼从右侧传来,李炎扭头一看,一个同伴正被数支长矛贯穿了身体。那是一个勇猛彪悍的边民,他不顾鲜血正在疯狂的喷洒,举刀砍下了两名敌人的头颅,然后沉默的倒了下去。

  这个人刚才还在真心称赞自己。不知怎么的,李炎觉得一股热血涌上头颅,大叫一声,冲出队伍想要过去援救。不知何处冲出的一大队中山士兵,正撞上了这个队。就像一艘舟遇到了水下的暗流,李炎且战且走,渐渐被卷裹着朝远处去了。

  “妈的!我要你们偿命!”李炎骂着越来越纯熟的粗话,一矛戳倒了一名靠近的中山士兵。他倏然停住了步伐,朝四下看过去,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脱离了队伍,已经是孤身一人。

  十几名中山士兵围拢过来,战刀上闪烁着寒光,就是浓重的雾气也不能阻挡。

  李炎看了看脚下,那里躺了几名中山人的尸体,他突然抬起了头,咧嘴笑了笑,说:“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